•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師生情緣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4:47   

    作者:雪山遊

    我是一名高校的文學老師。在新學期開學的星期一晚上,我的全校公選課如期開始,其實我是最頭疼第一周的週一上課,因為學生都知道,第一周是試聽的,老師沒有點名冊,好多學生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

    當走到樓下時,我一抬頭看到603漆黑一片,不是吧,中獎了,不會一個學生也沒有吧。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上六樓,推門進去,看來真的中獎了。沮喪的我,無奈的把日光燈打開,把電腦和投影儀準備好。等啊等,好漫長啊,從來沒有感覺時間如此長過。接近上課時,我終於等到了一個身影往裡探頭。我說:「上課嗎,進來吧。」

    當時也沒有在意,但是又等了五分鐘,看看實在沒有人來,我就開講了。我是個比較內向的人,講課時有一個壞的習慣,一般用散光看學生。雖然是一個學生,但是還是按部就班的講課,因為我講課更多的是一種享受和陶醉。就這樣,我面對一個學生滔滔不絕的說了一節課。

    下課時,我才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眼我的唯一的學生。哇塞,不是吧,是她,似曾相識,但是記不起叫什麼了。飄逸的長髮,大大的眼睛,誘人的小嘴。她正在一隻手撫摸著自己頭髮,一隻手玩弄著手機。

    我便踱過去。

    「你好,你什麼系的啊?」

    「我,外語系的。」她的櫻桃小嘴一張,很清脆的回答。

    「你怎麼選了這門課?你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沒來嗎?」

    「我喜歡文學,特別是詩詞,每次聽這種課感覺特別充實。據說好多同學說第一周不上課,而且我本來也沒想來,剛才就是被你喊進來了,我也不好意思走了。」她的眼睛笑起來特別甜,即使是做起鬼臉來。

    轟的一聲,我壓抑了整個晚上的慾火,終於衝破了阻礙。我緊緊地抱住她,藉著透過樹枝間的路燈,用嘴唇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劃過她的秀髮,她的緊逼的眼睛,她的睫毛好長,劃過她的小巧的鼻子,鼻尖有點涼涼的,最後滑到了她的櫻桃。軟軟的,嫩嫩的,濕濕的,我伸出了舌頭,去尋找她的舌頭。她的舌頭躲閃著,我追逐著。突然,我的舌頭被她用尖尖的牙咬了我一下。

    我澎湃的慾望突然清醒,「不好意思。」我想要推開她的手。

    「不,老師,我真的喜歡你,自從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上你了。可是你一直不認識我。今年終於選修了你的課,給了我這個和你單獨見面的機會。」

    「我以前教過你嗎?怪不得有點似曾相識呢?剛才不好意思,太衝動了。」

    「不,我喜歡,這是我做夢都會夢到的場景,你不喜歡我嗎?」

    「不,我們剛剛認識,沒法說喜歡不喜歡啊。」

    「你不喜歡我,那你偷看我幹嘛?以為我不知道,還,還像現在一樣大起來,以為我看不見呢。」邊說邊戳了一下我又頂著她的小弟弟。

    我的小弟弟一酥,「自然反應嗎?見到美女沒有反應,我媳婦不該哭了嗎?」

    「是嗎?那現在是不是他應該哭了呢?」她的手隔著我的褲子磨蹭著哪裡。

    我尷尬的笑了笑,抓住她的手,「不要弄了,那剛才為什麼咬我啊?」

    她繼續在我懷裡蹭著,「懲罰你,我喜歡你了這麼久,現在你才知道,,所以我要懲罰你,」

    我很無辜的享受著她的胸器的摩擦,「我又不知道你喜歡我,你也不告訴我,要懲罰也是要懲罰你才對啊。」

    「那你來啊,你來啊!」她咬著我的耳垂,輕輕的在我耳邊說道。

    什麼禽獸,什麼倫理,都被她那輕輕的一聲吹到了太平洋的東岸。

    「好,那我就懲罰你。」

    我左手把她抓起,用嘴再去探路。右手解開她上衣的束腰的腰帶,順勢上走,輕啟文胸,握住了那個不大不小的小兔子輕柔起來,左手抬起,在她的小兔子頭上劃圈,感覺到那小紅豆越來越硬。她的身體顫抖著,就像冷一樣,緊緊地往我身上靠,因為路邊還有剛從校外吃夜宵的同學來往,所以她竭力的忍著不敢發出聲音,只是她的手已經解開了我的腰帶,抓住了我的弟弟。

    「哇,好大!唔……」我的嘴又堵住了她,左手繼續捏弄著紅豆,右手順著細膩柔嫩的皮膚,劃過細膩的蠻腰,平坦的小腹。她的牛仔褲像捆在身上一樣,我便解開她的褲子的扣子,拉開拉鏈,隔著細柔的內褲,走過崢嶸的穿透內褲的陰毛,來到了她的桃花源門口。那裡早就潮水氾濫,打濕了一片。我隔著內褲,更碰到她的桃花,她不僅渾身顫抖,嘴裡嘟囔著不知什麼東西,手也不由自主的套弄起來。

    我按著她顫抖的節奏揉動著,她隨著我的節奏,纏著我的舌頭轉著圈,套弄著我的弟弟。我這個時候已經意亂情迷,掀起她的內褲,把食指順著潤滑的街道,進入了山洞深處。

    「噢,……」她輕輕隨著我的抽動地呻吟著,我急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她擺著頭要躲開我的阻礙,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同時也在不斷的弄我的弟弟。

    「噢,不,不,(⊙o⊙)啊!,我要,不……,(⊙o⊙)啊!」

    我感覺到手指頭一熱,知道她內射了,她一下子癱在了我的懷裡。我把手指抽了出來,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有點鹹鹹的。左手繼續揉捏著她的奶子,趴在她的耳邊說:

    「怎麼樣,我的懲罰如何啊?」

    「你真壞,弄得我好癢啊。」她輕輕的說的。

    「是嗎?我的懲罰呢?」我拿著我的弟弟,蹭了一下她的臉。

    她低下頭,先用舌頭舔了舔我的龜頭,然後順著直到陰囊,先舔了一遍,便把左邊那個睪丸含到嘴裡,用緊緊地牙磨著,同時兩隻手在上邊弄著。又把右邊的含到嘴裡咬著,然後又順著來到龜頭。

    「噢……」我感覺到忍了一晚的子孫一湧而出,噴了她一臉一頭。

    「啊,」她叫了一聲,嗔怪道,「你真壞。」

    我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她從包裡拿出紙巾幫我擦乾淨,並把自己收拾乾淨。

    我重新把她抱入懷中,說:「你怎麼樣,累嗎?」

    「不累,你好壞。哎呀,幾點了。」

    「快十點了。」我看了下手機。

    「還好,公寓沒關門了,要不我就回不去了。」她順勢倒在我懷裡。

    我曖昧地說,「要不,去我家洗洗吧,我媳婦不在家,要不然你身上有些味道,你不怕你們宿舍的聞出來啊!」

    「啊,好吧。」她紅著臉,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站起來,抱著我的腰就要走。

    「我們離開遠一點,不要讓人看見。」我小心翼翼地說。

    「嗯,好吧。」我藉著餘光一看她一下子煞白的臉色。

    我們一前一後朝我家走去。一路無話,也是幸運,沒有遇到熟人。我來到門口,開了門,打開燈,然後向後一探頭,給她使了個眼色,她走進門。我關好門,剛一轉身,就見她又撲過來,抱著我哭起來。

    「怎麼了?你怎麼了?」我被她弄得手足無措起來。

    「我感覺你剛才又離我那麼遠,好害怕。」她抽泣著說。

    「沒有,沒有,我在這呢。」我邊拍邊把她抱起,抱到沙發上,撫摸著她的頭髮。

    我看著她的臉,那是一張十分清秀的面孔。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裡含著淚珠,長長的睫毛彷彿梨花帶雨,有點凸起的鼻樑,櫻桃一樣的小嘴,細滑的皮膚,我就這樣看著她,她一愣,便一頭扎進我的懷裡,說道:「我感覺剛才就好像做了一場夢,是真的嗎?」

    我抱著她的肩的手有力掐了她一下,

    「啊,好疼。」她在我懷裡扭動了一下。「特別是剛才我們倆回來的時候,你在前邊走,我覺得你離我好遠啊!」

    「不好意思,我們老師都住在一起,所以我怕別人看到,這就是做賊心虛吧。」

    「難道沒有學生過來交作業或者問問題嗎?,你心虛什麼?」

    「有啊,關鍵是你不是啊?」

    「誰說我不是啊?那我問你,你喜歡我嗎?」她問道。

    我一愣,「我,我……」,

    「我什麼啊,我,不喜歡我還抱我,親我,現在還頂著我。」說著她又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

    這時,我的大腦又轟得一聲,情慾戰勝了倫理,剛剛熄滅的怒火又重新燃起,一把把她放到沙發上,餓虎撲食般擁了上去,用嘴含住她的櫻桃小口便吸允起來,她也配合的伸出了舌頭與我追逐。右手開始解開她的束腰的腰帶和扣子,從肩膀上扯下胸罩的帶子,便滑向了她的雙峰揉捏起來。左手也沒有閒著,解開她的褲子的紐扣,拉開拉鏈,伸了進去。她的右手也在這時拽下了我的西服,解開了我的上衣,嘴巴逃離我的追捕,來到了我的乳房舔舐著。左手解開我的腰帶,扣子,拉鏈,伸進了我的內褲。我的嘴沒了獵物,便尋到了她的耳垂吮吸著。她扭動著,配合著我的揉捏,我扭動著配合著她的揉捏,一會兒我們倆就用腳把身上的衣服只脫的剩下了內褲。

    「哎呀,」我們倆在扭動過程中掉到了地毯上,本來我在上邊的,現在變成了我在下邊。

    我說「沒事吧,」

    「有事,快,快救我。」她把手拿出來,一把拽下我的內褲,把我的弟弟扶正,便她內褲的一側坐了進去。只聽「噗」的一聲。

    「啊,啊,……」我們倆同時大叫。

    她在我身上跳起來,兩隻白兔歡快的跳躍著,我想抓住她們,但是她們跑的太快,我追逐著,哈哈,守株待兔,她們終於撞到了我的兩隻手做的樹樁上。我的弟弟的樹樁感覺一陣擠壓,她高潮了。她酥軟的伏在了我的身上。我抱起她,重新把她放到沙發上,扯下了早已不起任何作用的內褲,觀察起她的桃花源來。

    她的桃樹很多,密密麻麻的。穿過桃花陣,來到了桃花谷,因為剛來了桃花汛,所以濕漉漉的,好多桃樹上也是桃花帶雨,嫩嫩的紅紅的讓人忍不住的去親吻和撫摸,當然得到的回應是哼哼的呻吟聲。我跋山涉水攀到了桃花谷的山頂,雖然不高,但很突兀,也就是有一個人的立錐之地,我在上面吐了口痰,繼續蹂躪著,她的反映越來越強烈。我下到谷底,桃花潭水深千尺,真的嗎?我伸出舌頭,本著科學家研究的精神,親身實踐一下。

    這時她好像緩過勁來,用力的摁著我的頭,嘴裡喊著「不要,不要!」

    我被她猛力一嗯,差點被蜜汁嗆死,抬起頭說,「要,還是不要?」

    她白了我一眼,用還穿著絲襪的腳,夾了我的弟弟一下,說「你說呢?」

    我的天哪,我崩潰了,我徹底淪陷了,一把把她從沙發上抱起來,她的雙腿盤在我的腰間,挺起了意猶未盡的鋼槍,直搗黃龍。

    「啊,啊……,」她大聲的叫著。

    他的叫聲換來的是我更猛烈的衝刺。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尿了,啊!」隨著她聲嘶力竭的一聲吶喊,我感覺腰眼一熱,立刻拔出單槍,只見一條白線,穿過上空,打到了牆上。我把她放下,順勢也癱軟在了她的旁邊。

    我們倆互相撫摸著,她突然咬了我的奶子一下,說:「哎,你不是喊我來洗澡嗎?怎麼又」

    「是啊,我去給你放水去。」我就那樣站起來,走向浴室,打開水龍頭。因為是太陽能,所以放了一會兒水就熱了。我出來招了招手,說,「好了,過來吧。」

    「不嘛,你來抱我嘛,我走不動了。」

    「小妖精,」我便走到沙發邊,一把抱起她。她的臉又紅了。

    「你的臉怎麼這麼喜歡紅啊,」

    「人家害羞嗎,哪像你那麼不要臉,那個怎麼射了還那麼大」。

    我憨憨的笑道,「你的魅力大唄!」

    我把她抱進浴室,猶豫的問了一句「你自己洗,還是……」。

    她沒有說話,但是用她那黑黑的眼珠瞟了我一眼,

    「哦,我知道了,我出去了。」

    她嬌嗔的說,「討厭,想出去就出去,不許偷看啊!」還順便踩了我一腳,便轉身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向淋浴的下面。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淋浴的水從天而降,流在她的頭上。她的頭髮像瀑布一樣垂在了後背上,水繼續順著她的皮膚流下了,流過她的蠻腰,翹臀,長腿,一直到腳跟。她捋了捋她的長髮,回過頭來,「呆子,傻了,把門關了,不怕我感冒了。」

    「哎,」我機械的答應著,儘管我今晚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過這個軀體了,但我依然被這出水芙蓉給震住了,真的好美。

    她伸出手指頭勾了勾,我失魂落魄的過去。

    「你怎麼了?」。

    「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歡」我還沉浸在震驚中。

    「別呆了,再美也是你的了。」

    「我真的有福啊。」

    「別傻了,趕快洗吧。」

    這時水汽已經瀰漫開來,我們開始互相揉搓起來。膚如凝脂,領如蝤蠐,每次讀這句詩都想批判當我撫摸遍她的全身時,我真的感受到了。而隨著她摸遍我的全身我想起了陳老總的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我抱著她說,「從後邊吧。」

    她乖巧的轉過身子,雙手扶牆,我扶著她的腰,用力一挺,又回到了溫暖的家園。隨著頭頂的熱水沖下,我一遍又一遍的耕耘著。她的屁股好小好尖啊,好有彈性。

    當我沉浸於她屁股時,隨著她啊啊的叫聲,我們又一次淪陷了,我拔出槍,和她一塊沖洗乾淨,給她拿了件浴巾抱著,回到了客廳。沙發周圍還瀰漫著戰鬥的氣息。

    「哎呀,都怪你,你看都十一點半了,公寓門都關了,我回不去了。」她突然大叫到。

    「要不我送你回去,我說和你討論問題時間耽擱久了。」

    「去你的,那不是此地無銀嗎?」。

    「要不你給我你們班主任電話,我給你請個假,說你今晚不回去了。」

    「那你說你是誰啊,我和你沒有關係。」

    「我說我是你男朋友啊,」

    「去,」她抬起腿來踢了我一腳。「我先給老師打電話請個假,要不然明天死定了。」

    「給我請就行了。」我把她抱在懷裡,她順勢躺在我的大腿上,白了我一眼,並用手勢做出不要說話的樣子

    「喂,老師,你好。我們一個老鄉病了,我需要在醫院陪床,希望你准個假。」

    「……」

    「不是,她十點多才病的,我急忙送她到醫院,剛剛安排好,不要意思啊,實在對不起。」

    「……」

    「看樣子挺嚴重的,醫生說要留院觀察一下。」

    「……」

    「謝謝,我會小心的,那明天我拿證明和假條給你,謝謝了。」

    「看樣子,你很熟練啊,晚上經常夜不歸宿啊。」

    「誰說的,我很乖的,只不過我們宿舍有一個經常這樣,見多了也就會了。不過我的信譽在老師那裡還可以,她就不行了,每次請假老師都不信。」

    「那你今晚就不用回了」,

    「怎麼,你希望我回呢,還是回呢?」

    「我當然希望你……」

    「你去死?」她抓起沙發墊子來打我的頭。

    「不要謀殺親夫啦,」我邊喊邊撓她,一用力把她的浴巾扯掉了,她先是啊的一聲,左手捂胸,右手捂陰部,一遲疑,便一伸右手,趁著我愣著,扯下我的浴巾,還邊說,「這樣才公平嗎?」便又盯著我傻傻的笑。

    我也愣了,也笑起來,她的臉又變紅了,真的像蘋果。我貼過去,用嘴吻著她微微發燙的臉,說「那我們到床上好好的愛一次好嗎?」

    她點了點頭,「射在裡邊吧,是安全的。」說著便抱住我的脖子。

    我抱起她到了臥室,在柔軟的床墊上,我再次吻遍了她的全身,從濕漉漉的頭髮,到嬌小的小嘴,小白兔,肚臍眼,平滑的小腹,帶有沐浴露味道的桃花林,長腿,柔軟的小腳,優美的背和翹而有彈性的臀,以及有點像有皺紋的菊花,腿窩,我要真正的佔有她。再回到正面時她的臉更紅了,特別是配上她白皙的身體,特別好看。她已經完全的沉浸在我的撫摸中,嘴裡喃喃自語著。

    我掰開她在緊緊揉搓的雙腿,拉開她緊扣的雙手,已是淫水氾濫。順勢一挺,直達草叢深處。

    「快,癢,我要你,快……」

    我使出了渾身解數,不斷的抽插著。

    「哦,用力,就是這樣。」

    「不,不要動哪裡,這裡,」

    「好老師,好老公,好哥哥,這裡哎,」

    「對,就是這裡,哦……」

    在我賣力的抽插中,感覺到她的桃穴一緊,我的腰也一麻,我們這次共同淪陷了。

    第二天,我們睡到中午十一點多才起床。她去請她的假。後邊來上課的學生也多了,我的媳婦出差也回來了。她依然上我的課,我依然講我的課,只有在講課時我們兩目注視時才會知道自己的相思之情,但是卻再也沒有越過雷池一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