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狙擊女教官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4:39   

    作者:孤寂之

    (1)

    方偉強,王少明,林志雄三人是某間私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這三人有個共同的興趣就是女人,舉凡色情書刊,圖片,錄影帶等等物品三人都各自收藏了不少,經常互相拿來交換觀摩,因此熟知他們性格的人替他們取了一個三賤客的外號,三人也不以為意反而自得奇樂。

    最近方偉強的表哥從日本帶回來一些精美的色情書刊及時下最熱門專門用來偷拍的超小型照像機,方偉強得到這些好東西少不得拿來學校與兩位好友共同欣賞。

    「阿強,這些好東西真是不錯。」

    「當然了,單是這種偷拍用的超小型照像機,市價就在五萬以上。」

    聽見這樣一臺照像機的價錢如此高昂,兩人不禁嚇了一跳。

    只見方偉強拿著像機奸詐地笑。

    「有了這臺相機後,以後學校內漂亮的女生我們都可以來偷拍。」

    想到此處三人更發出淫猥的笑聲,三人開始計劃要向那些獵物下手,在他們心目中的目標有三個,第一個就是教音樂的楊雪玲老師,第二個是二年級的學妹張慧怡,第三個就是女教官胡美月,獵物決定後三人開始行動。

    胡美月忍不住哭了,只見方偉強淫笑道:「妳替老子吹喇叭,只要搞的老子過癮的話就放妳回去。」

    胡美月聽後臉紅了起來道:「我…..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方偉強淫笑道:「那正好給妳學習的機會,學會了以後妳就可以好好服伺妳老公了。」

    胡美月無奈只好跪在方委強面前,雙手捧起了已經勃起的陽具,胡美月心中不禁一震,眼前的肉棒比起自己丈夫實在大多了,方偉強就像個老師般教導胡美月如何”吹,吸,舔,含”,不過十幾分鐘胡美月已能掌握要訣,方偉強樂的不可開交。

    「哈!看來妳對吹喇叭很有天份,妳應該去當妓女而不是當軍人。」

    「喔……對了…..妳的舌頭再用力…..對…用力舔老子的卵蛋。」

    「嗚……吸…..用力吸…..真他媽吸的我爽死了…...」

    王少明與林志雄看到這幅美女品簫的畫面,褲襠的老二又硬起來,兩人忍不住拿出來搓揉一番,只見方偉強將肉棒抽出胡美月口中,一股溫熱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她默默將臉上的精液擦掉,靜靜穿回自己的衣服。

    方偉強對她說道:「只要妳不找我們麻煩,今天的事我保證絕不告訴其他人,要是妳反悔的話,嘿……..我也不會讓妳好過。」

    胡美月一言不發向外走出去,王少明與林志雄擔心地說道:「阿強,我們該不會有事吧!」

    方偉強並不答話,望著胡美月的逐漸消失的身影,方偉強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2)

    隔天早上第二節下課後,王少明把方偉強拉到樓頂說話,王少明擔心地道:「阿強,今天早上並沒有看見胡教官來學校,你看她會不會…..」

    方偉強悠哉地吐了一口煙道:「怕什麼!那個騷貨你沒看到昨天含住我的老二時多爽啊,可能昨天我打得太兇了,所以今天她才沒有來學校。」

    王少明點頭道:「希望是這樣就好了」方偉強拍拍王少明的肩膀道:「放心好了!除非她想要身敗名裂,不然的話絕對不敢張揚出去,不過為了讓你放心,今天下午我會好好地”拜訪”她。」

    胡美月今天早上起床後覺得全身酸痛無比,在丈夫上班前她打了通電話給學校的同事請了一天病假,中午過後她躺在床上正準備小睡一番,忽然電話鈴聲響起,胡美月拿起電話道:「喂!請問你找誰。」

    只聽見對方發出陣陣冷笑聲,胡美月心中不由得害怕,對方終於開口道:「胡教官怎麼認不出我的聲音呢。」

    胡美月驚道:「你是方偉強!」

    方偉強笑道:「妳終於認出是我了,現在妳家的信箱內有個信封,裡面有我送給妳的禮物,妳去拿吧!」

    胡美月急忙在信箱內找到那個信封,打開信封後裡面是十幾張昨天自己被綑綁時所拍下的裸照,胡美月拿起電話氣憤地道:「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趁我昏迷時拍下這些照片,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方偉強道:「看來我們需要面對面溝通一下,把妳家的後門打開,我不想讓別人看見。」

    胡美月逼於無奈只好答應。

    方偉強由後門進入了胡美月的家中,只見他大刺刺地坐下,胡美月生氣地道:「我已經答應你們不會把事情說出去了,你還想怎麼樣?」

    方偉強笑道:「放心!現在離我們畢業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只要這段時間內乖乖聽我們的話,等我們畢業後,這些照片連同底片我會全部給妳。」

    胡美月頹然坐在椅子上道:「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方偉強笑道:「妳身上的傷痕怎麼樣了?把衣服脫下來讓我瞧瞧。」

    胡美月大驚向後退了一步道:「你休想再碰到我的身體。」

    只見方偉強站起來向她緩緩走近,胡美月卻有如驚弓之鳥般想要奪門而出,方偉強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方偉強冷笑道:「看來我剛才說的話妳好像沒聽懂,在這三個月內我就是妳的主人,妳聽懂了嗎?」

    胡美月頭髮被抓痛的受不了只好點頭,方偉強放開她道:「還不快把衣服脫掉。」

    只見胡美月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掉,胡美月裡面所穿的是粉紅色的胸罩及內褲,方偉強道:「現在妳爬過來!」

    胡美月像條狗般爬到他的面前方偉強淫笑道:「瞧妳這個騷貨穿的這麼性感,老子看了後雞巴都硬起來了,像昨天一樣現在妳好好地舔吧。」

    方偉強將肉棒掏出放在胡美月面前,胡美月將肉棒放入口中輕輕地吸吻著。

    「好…..好騷貨…..再用力…..」

    「用力吸啊……對…..用力舔那裡……」

    「再用力啊…..妳沒吃飯啊…..老子待會就來餵飽妳。」

    忽然胡美月將肉棒吐出,大聲地哭道:「求求你別再讓我做種事了!」

    方偉強正在興頭上,忽然被潑了冷水心中大為不爽,只見他露出兇狠的眼神道:「賤貨!妳敢違背老子的命令,看來昨天妳被修理的還不夠。」

    方偉強將腰間的皮帶抽出,只見他虎虎生風地揮動著皮帶,胡美月見狀急忙逃往臥室,正當她想將房門鎖住時,方偉強已經破門而入,方偉強揮動皮帶打在她的背上,冷笑地道:「賤女人,妳再逃啊!我看你妳要逃到那裡。」

    胡美月被鞭打十幾下後縮在牆邊哭泣,方偉強將皮帶套住她的頸部,把她拉到房間內的落地鏡前,方偉強淫笑道:「賤人妳看看自己像不像條母狗。」

    胡美月看著鏡中自己狼狽的樣子心中不禁感到悲哀,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高中生控制著,任他凌辱虐待。

    方偉強將她拉到床上道:「妳丈夫就是在這張床上幹妳是也不是?」

    胡美月畏懼地道:「是…..是的。」

    方偉強淫笑道:「嘿…..今天換我來當妳的老公操妳。」

    方偉強命令她將臀部抬高,胡美月只得照做,方偉強將她的內褲脫掉放在自己的鼻子前嗅了嗅道:「有股騷味難不成剛剛妳在家中忍不住”自我安慰”不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