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學生的迷藥淪喪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4:04   

    作者:葵

    我是任職於大政司國中的老師,在校教授英文課程。身為一個老師,除了教授課程外,帶班及兼任行政工作總是讓我忙得暈頭轉向,儘管如此,愛情還是我生活中的營養劑,多虧男友的體貼,在愛情和工作間我始終能維持平衡,這也一直是我引以為傲的事情。

    我班上的學生有些是品學兼優,有些則是些我無法理解的壞學生,但不管怎麼壞,表面上還是會尊重我這樣的一個用心教學的老師,我也相信儘管成績再差,基本上不要在班上作亂,都能算是好學生吧。

    這天下午,我一樣在我帶的班級裡上課,罰了一個,因為沒帶課本的學生,江瑤辛,面壁罰站。他是個很聰明,乖巧的孩子,就我的印象中,但算起這天,他已經三天沒帶課本了。孩子的成長,任何一點錯誤都可能是警訊,我請他下課後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你最近生活有什麼問題嗎?』我在辦公室裡的座位上望向拘謹的他。

    「沒有。」他無辜的臉龐望著我。

    『沒有?你已經三天沒帶課本了。』我語氣稍微加重了些。

    「老師,對不起。」這次他無辜的臉龐望向地板。

    我嘆了一口氣。

    『老師希望你說實話,你在校成績這麼好,心神不寧不像你耶。』我酌了一些在辦公桌上的咖啡。

    「這種藥粉的效用時間是8小時,也就是你今天沒辦法再和學生說教了」他脫下了四角內褲,露出了他那尚未勃起的長棒。

    『我哦哦~要解、解藥亨』我用僅剩的理智央求,但身子卻開始禁不住壓抑貼近他,雙手扶在他的雙腿。

    「解藥?你怎麼會覺得有那東西?」他用手揚起他的長棒。

    「摸摸它。」此時的身子像不是我的那樣,隨著他的要求開始配合,我的右手開始逗弄著。

    「解藥就是我的精液。」是啊,解要就是瑤辛的精液。我心裡無法克制的復頌。「它現在還是軟的,你要想辦法讓它變硬才有辦法解脫。」熱氣持續在下體,不僅沒有離去,反而擴散發燙。

    我已經無法等你了,宥敏,救救我,宥敏,原諒我,宥閔,如果覺得我很骯髒,放棄我吧。我心裡無數掙扎,嘴巴卻已不猶豫地開始舔弄瑤辛的長棒。

    我不斷用右手搓揉瑤辛的長棒,一面舔著,用舌頭先沾濕它的龜頭,它的小孔,然後讓嘴唇親著,緩緩慢慢進入我的嘴裡,然後嘴裡再讓蛇頭滑過它的龜頭,舔舔小孔,再吐氣在它的小孔裡,右手仍持續的搓著,用笑容表現出好像在品嘗美味的糖果似的,像個淫蕩的女人一樣,用渴求他身體的更多的眼神看著瑤辛,這個壞孩子,老師想要,想要你勃起你的長棒。

    「啊恩…老師你,啊…」瑤辛也開始低吟,只是不是藥物,而是我的淫蕩激起。我將它的長棒握著,並且開始用舌濕潤它的長棒,然後他開始勃起,我順是連著它的睪丸一起沾黏我的唾液。

    『嗯哼~啊、嗯哼哼哼、哼嗯哼』我內心咒罵自己的無力,但看到它的勃起,又感到欣喜。瑤辛的臉偏向一旁,閉眼享受著,雙手不自覺按住我的頭,最後甚至將龜頭推入我的喉嚨深處,我感到一陣噁心。

    『咳咳嗯哼哼』儘管哽到,咳到痛哭流涕,我卻仍不爭氣的臥著長棒。

    「老師的口技好、好棒」它像是在誇獎動物的美麗那樣。

    可我感到好噁心。噁心後又是一陣抽蓄。

    『好嗯哼噁心啊啊嗯哼』我的理智爭回一點意識,但仍逃不過性慾的捉弄。

    「噁心?我沒逼你吧。」瑤辛勃起的長棒,像是要開始蹂躪脆弱動物的猛獸。

    「老師你也真是個騷貨,淺紫色的花邊內褲。」他走近我的身子左側,左手撫摸著我的大腿,「多麼細緻的皮膚啊老師,保養的真好~」我雙手抓緊它的手腕,「不想要我摸嗎?」我搖搖頭,『摸我啊哼哼啊恩、撫弄我我嗯哼』抽蓄的身子與不自覺的呻吟已經變成身體的語助詞,現在的我已經不論眼前是誰,只要解放我的性慾,我就隨它擺弄。

    淺紫色的花邊內褲,瑤辛將我腰際間的黑色細鬆緊帶彈起,「老師好有情趣啊,男朋友也很色吧?」我居然讓自己男朋友以外的異性,對在我的身子上該給他性愛刺激感的衣物,做了同樣私密的事,我真的是個悲慘的賤貨….不…不要…

    他伸手進入我的內褲,陰毛被輕輕拂過後,是我的陰道,濕透的內褲底部,是深色的紫色,「原來已經濕透了啊」他讚嘆著,是我身體的反應,也是藥物的猛烈。

    接著,我任由他的指頭搓弄著我陰道外圍的肉壁,我感受到溫熱以外的真實觸感,舒服而欣喜,在瑤辛指頭的逗弄,我的下體抽蓄得更甚,「很爽吧老師?」我抿起嘴點著頭看著他,並且嗯哼哼恩的呻吟回應他,接著,當它的食指開始進入時,我意識開始逐漸屆於模糊與清晰間,清晰時,可以感受到異物的進出,身子的抽蓄,自己的呻吟,模糊時,感覺身體浮在某個空間裡,溫暖與灼熱。

    接著,他加快了手指來回的速度,我雙手緊緊抓著,好怕、我好怕、好怕我的身體控制不了分泌的淫水噴出,又好怕他停止,我簡直就像犯賤的妓女一樣,高尚的什麼情操在此刻都不比對性愛的渴望來的焦急。

    「老師很爽吧?」他吟笑著。

    『很‧‧‧啊嗯哼很舒、嗯哼、舒服』我坦成了自己的身體。

    「看你這樣一隻母狗被餵的那麼爽,你要怎麼慰勞我?」他在我淫蕩的身體反應下加上了淫穢的言語,我分泌的愛液噴發了出來。

    「老師啊你這麼容易高潮啊…」只差沒有笑聲,不然眼前的笑容簡直就是惡魔。

    『快給我、解藥啊啊啊嗯嗯哼哼哼你這、這恩惡、亨魔。』我用最後的理智央求著,看著自己勃起的乳頭,抽蓄的身子,還有他那20公分的長棒.,這不應該有的師生關係。

    「解藥啊…..」我好羞恥。

    「我的精液就是解藥啊。」聽到這句話,我的心像是碎了。

    周遭的聲音突然像是消失了,只剩下我的心跳聲。

    瑤辛脫下了我的內褲,然後打開我的雙腿,讓那巨物進入我的體內,熱液黏稠在他的和我的下體內,這個壞蛋學生,緩慢進入我的陰道,感覺到了他的陰莖是這麼的巨大,我感覺到了像是以「強暴」才能作為形容的疼痛,然後自己犯賤的「喔乎」小聲低吟,瑤辛色瞇瞇的雙眼瞧著我,我已經無法控制,這個被迷藥糟蹋的軀殼,現在的我是個渴望被男人啃食的瘦弱動物,我只要喘氣、搖晃自己的身體,配合著淫叫就好,或許表情帶點渴望的笑,或許。 

    瑤辛的巨大一直撐開,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熱氣在我的陰道裡一直蔓延著,腦袋卻是模糊的,大概是迷藥的激情將我衝昏頭了,戀上這幅學生上了自己老師的景象,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出現的,我一定是瘋了,他應該是宥敏才對,只是他裝扮成瑤辛的樣子,如果是這樣,我應該可以,不用再矜持了。

    我的雙手架在他的後頸,他的表情遲疑了,像是未曾想過迷藥得厲害,其實是我已經開始產生幻覺了,眼前的這個人,是宥敏的替代物吧,我將他的臉拉進我的側臉,他的氣息在我的左耳,然後他的舌頭沾濕了我的耳,我的淫水湧出了一陣,他的巨物仍就不斷的進入,無法用言語形容此刻的溫暖,愛情無法給予。

    當理智還有一點生機時,我不斷的用手阻擋他身子趨前,但是我的喘氣聲,夾帶著慌張的淫叫,根本只會讓他更加的想要進入。淫水開始溢出了,我感覺到自己分泌出的流動液體在他與我的身子間,黏稠。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巨大,他巨大到我我感覺到陰道持續擴張。

    接著他將我深子翻轉,我下意識的隨著他,但仍希望他能放我一馬。

    「你還不滿足嗎?」我哀求的口氣能否讓他停止這荒謬的行為。

    『都已經了你覺得….我能不精液射在你的身體裡嗎?老師?』是呀,繼續讓我滿足你吧,我已經無法再回去了,回去單純的關係了。瑤辛的長棒,現在是我的解藥,脫離這痛苦的性慾煎熬的解藥。

    他扶著我的腰,然後開始進入,那第一下因為太深了,我痛的叫了出來,接著他又開始,第二,第三,我不斷的喊叫著不要,但他仍就繼續猛撞,身子間的拍打聲清脆的響著,我頭髮上的汗水不斷滴落,配合著他進入的節奏,熱氣擴散在我的四周,彷彿已經升華的某種空間,一種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空間,接連幾次的推入我的深處,高潮和疼痛,但好刺激,一種快讓我就這樣下去到死亡的瘋狂刺激,刺激著我的腦袋。

    他在快射的時候,雙手撫弄著我的乳頭,我的身子像是要被吞掉那樣,回應他的仍是不要不要的哀號,搖著沾濕的秀髮,直到他射入。

    結束後,我就像是壞掉的玩具那樣,癱軟在馬桶上,瑤辛穿好了褲子,江門關上,我則直到放課鐘聲響起,才從迷藥當中清醒。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