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遊學經驗系列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4:01   

    作者:Sexbab

    在我十歲之前,我一直是家中的獨女,而十歲那年,我與眾不同的多了一個哥哥。其實是我爸跟我媽結婚後,因為媽一直沒生育,爸就在外面弄了一個私生子,過了5年,我媽才又生下了我。之前我們一直不知道我爸有私生子,是他媽媽死了,所以爸接他來住,而我媽是理所當然的很討厭他,而自從他的出現,我媽更是緊張我爸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我媽也不准我跟哥哥說話,對哥哥也總是視而不見。

    其實,除了在家裡,我跟忠克哥哥的感情很好,我一直很想要有一個哥哥,而忠克哥哥也很疼我和很保護我,就這樣我們偷偷維持好兄妹的感情,一直到我13歲。

    一天爸去中部談生意,而媽也不放心的跟了去,晚上都不會回來。就在晚上我在睡覺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人進了我的房間,坐到我的床邊,並將手伸進我連身短裙的睡衣裡,隔著我的內褲揉著我的私處。我驚醒的張開眼睛,因為我睡覺時有開小夜燈,所以很清楚的看見是……是……忠克哥哥。

    『啊……哥哥……你……你……在做什麼……啊……不可以的啦……』

    哥哥轉身開起大燈,這時我看見哥哥的身上僅有一件運動短褲,18歲的哥哥,健壯的身子雖談不上肌肉,但也是很結實的,我不安的扭動的身子,想用手擋住我的私處。

    『哥哥……不要……不行的啦!』

    但哥哥依舊沒吭聲,手指伸進我的內褲裡,用姆指與食指夾著我的花蒂,輕輕的搓著,此時我的淫水早已流了出來。哥哥用右手將我的雙手反制在我的頭頂上,彎下身就開始吻我,額頭、鼻尖、臉頰、嘴唇,慢慢滑至我的耳垂,輕輕咬著,一邊低語:

    『雯雯……哥哥好喜歡你……哥哥想要你……給我好不好……』

    其實,我早知道哥哥會拿我剛脫下的內褲包著他的棒子自慰,所以我每次都趕在哥哥之前洗澡,為的就是留下我最新鮮的內褲給他。但哥哥今天的行為我好害怕,雖然有一點性的知識,不過那時我連自慰都不曾有過,根本不知道如何回應哥哥。

    所以我15歲中學畢業,考進了美國學校,那是各種留學生讀的,幾乎全世界都有分校,所以可以申請交換學生,每個地方呆1~6個月,而學費方面,雖然家裡補助,但我仍喜歡打工,只是有些國家不請留學生工作,所以會做做黑市的,做做色情的,運氣好還有男人包養。

    另外,我養成一種習慣,每到一個新的國家,我第一個交上的朋友,可以幫我命名,我的本名已經很少用了。

    最近回台灣,上來這個網站,發現很多人的女主角叫雯雯,呵~是不是叫雯雯的都比較騷呢?但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叫雯雯唷……

    (2)遊學經驗——台灣留學校

    從香港回來後,我回到美國學校就讀,等待下一次出國的機會。在我回來台灣之後,我完全沒有跟華哥聯絡過,不過是有去看過我那正當兵的忠克哥哥,跟他在營區的雜物室裡做愛。是很刺激,但沒甚麼享受到性愛的感覺(不知道這兩人的朋友……這就表示你該去看看我寫的《我真實的第一次》&《遊學經驗——香港古惑仔》了)。

    而後來我也交過幾個男友,有著一些平淡無奇的性愛,雖不是非常滿意,但也能替我止止癢,必竟人生沒有每天刺激的,但這之間卻發生過一件事,讓我很難遺忘。

    我回台灣後的兩週,那時我已經完全調回心情在美國學校上課。有天我沒有課,又不知道在想甚麼,一大早便跑去網球場打網球,當時才不到六點,我一個人在室外網球場裡打球,網球場是在學校的最裡面,與最近的大樓也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且之間還有一個廢棄的教學大樓,所以平時沒甚麼來,就算有人要打網球,他們也都去新的室內網球場打,我很喜歡在那打就是因為人煙稀少。

    我穿著我最喜歡的一件白色網球短裙,上身一件白色半截運動背心,沒有穿胸罩,因為用力打球時會痛。當時我打的正快樂,身上的背心被汗水淋濕使我的乳頭若隱若現,短得連站著不動都快看到臀部的短裙,在我猛烈的活動下,隨我的動作飄揚,相信只要站在我的身後,就可以看到我的內褲,尤其那天我穿的是丁字形的白色小內褲,兩片光滑的臀部一眼可見。但因為平時不會有人在那,我也就很盡興的打球,我只有一個人,所以對著牆打,背對著校區,一點也沒發現我的身後是有人的。

    就在我停下來喝水的時候,不知從哪飛來的一顆球直直打中我的頭,跟著我就昏了過去……

    我醒來的時候是躺在網球場上的休息椅上,休息椅是一個大概可以坐3人的木長凳,我的雙手被反綁在左右兩個椅腳,而雙腳也從兩邊垂下綁在長凳的另兩個椅腳。我的雙眼被蒙住,有人用礦泉水沿著我的胸部淋到私處,一陣冰涼的感覺傳來,沿著我的蜜穴滴下去,我才發現我的內褲已經脫下,淋溼的背心加上之前打球所流下的汗水,我想我的乳房幾乎清悉可見,小櫻桃般的乳頭因為冷水的刺激尖挺了起來,我是那種不論用甚麼姿勢乳房型狀改變不大的那種女生,所以雖然是躺著,我堅挺完美的胸型依然高聳著。

    那人將我的背心拉高,用他的舌尖輕舔著我的乳頭,也許是他也認為這邊沒甚麼人來,所以我的嘴並未堵住。我被挑弄的輕喘起來,他的手指輕輕撥弄著我半開的陰唇,一點一點輕輕的挑逗,我全身被弄的發麻,扭動著我的身體,淫蕩的嬌喘著,感覺他慢慢往我的私處親去,撥開我的大陰唇輕輕的往裡面吹氣。

    啊!那種感覺真是難以形容,我整個人又酥、又麻,此時我還希望他趕快插入。但是他似乎沒有那個心思,開始舔起我的蜜穴,完全不用任何特殊的技巧,只是一點一點輕輕的舔著。

    我的淫水流個不停,整個人都崩潰了,忍不住地淫叫著:『啊……不行……啊……啊……好……癢……不行了……ㄛ……求求你……放過我……吧!』

    而那人卻不管我的哀求,慢慢的在我的身上種起一個又一個的草莓,我深深的喘著氣,企圖整理我受驚嚇的思緒,好來應付他的攻勢。

    突然,我聽到那人說:『哼哼……小騷貨……你好濕了ㄛ……先讓你止一下癢……等下再讓你知道我的利害……』

    咦!好熟的聲音,好像某堂課的溫老師,但是風趣的溫老師哪會做出這種事ㄇ。溫老師雖然年近40,但無論相貌與體格,都有一種成熟男子魅力的風味,是我們大多數的女學生心儀的對象,因此縱使知道他是個老男人,但大家仍為之瘋狂。且溫老師平易近人,也不像是會做出這事的人。

    我急著想知道他到底是誰,於是盡力的扭動身體,希望能讓眼上的布條掉下來,而那個人在我的私處用力著吸了一番淫水:『浪貨……你的淫水還真是吸都吸不乾呢……小小16歲就不是處女了……看老師怎麼處罰你……』

    我心驚了一下,他說他是『老師』!就在我好不容易將眼上的布弄鬆,可以看到一小縫的時候,那人卻到了我的身後,解開了我的雙手,從後面摟著我,一手揉著我的乳房,一手伸到我的下體。

    突然,一陣痛感從我的私處傳來,我彷彿被撕裂一般,哀叫了一聲,忍不住低頭一看,他正拿著我的球拍,用拍柄插我。網球拍的拍柄又長又粗,而且我的球拍上還有防滑用的絨布,粗糙的絨部磨擦我的蜜穴,真是讓我欲仙欲死,又痛又忍不住的扭起我的腰,淫水一流出來,便被止滑用的絨布吸去,我就像要死了一樣大聲哀求他:

    『啊……不要啊……好痛……求求你停止……不行了……我……我……我快死了……不要……再插了……好痛ㄛ……嗚嗚……真的好痛……求你放過我……啊……我……會……死……啊……』我不停的哀求他。

    然而他好像更興奮一般,將球拍插進的時候,還不時的轉動一翻,我簡直快要死去,感覺我的蜜穴紅腫破皮,我也無力反抗。這時那人才將球拍拿出,轉到我的前面,抱著我,一舉將他的棒子插入。我流的滿臉的淚水,又再驚叫一次,頓時暈了過去。

    不一會我被雨水淋醒,這時下起頃盆大雨,因我們在室外,雨水打在我的身上,好痛好痛。我身上的男人仍不停的幹我,他的動作並不快,但一下一下都直搗深處,好幾次都像頂到我的子宮一樣,而我的乳頭也因為他的用力吸吮而感到疼痛。

    大雨打在我的臉上,我意識不清的仍在求他不要幹我,但是我連氣都喘不過來,那人幹的我只能不住的放聲淫叫。也許是雨勢過大,我臉上原已稍許鬆動的布居然脫落了,我迷糊睜開雙眼,真的是溫老師!

    『啊……老師……不要……我……啊啊……不行……真的……啊……我……啊……要死了……啊啊啊啊……』

    我雖然有氣無力的求著溫老師,但仍忍不住繼續淫叫。老師發現我看見他,嚇了一跳,把我翻過身,讓我兩手撐地,臀部抬高,雙腿因為被綁在椅子上而疼痛,麻繩彷彿深深的陷近我的腿裡。老師在我後面,就像騎馬一般,突然的猛烈加強的攻勢,插的我是狂哭猛叫,之前被球拍磨破的蜜穴,隨著老師的每一次推進的動作,好像千萬支針在刺一樣。

    『不要不要……啊……不要再幹了……求求你……』

    老師不管我的哭叫哀求,只奮力的抽送,我的乳房不停震動,帶給我不停的刺激與疼痛,我只能不停的扭動及浪叫,祈禱這一切能快點結束。

    也不知幹了多久,我的腿因壓迫而發麻泛紫紅色,意識已經完全不清,口中喃喃的也不知道念些甚麼。終於,感覺到一股熱流射到我體內,我就昏了過去。

    醒來時,已經過中午了,我的身上披了一件風衣型的外套,但老師已不見人影,我的腿也解開了,但卻一條一條的血印在我的雙腿上。我費了好大一番的功夫才恢復體力,回到宿舍裡。還好這一期我是單人房的,否則打個球弄到滿身草莓印、雙腿雙手都有被捆綁的血印,這怎麼解釋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