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1-3)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3:55   

    作者:禽獸

    本文的背景設定在一個完整的金庸武俠世界,主角是根據《碧血劍》《鹿鼎記》中的長平公主阿九改編而來,主要講述了阿九在宋國被滅後,被金人所俘,之後遭受各種淩辱之後脫離虎口,修煉了妲己的淫邪武功銷魂極樂之後,開始利用諸多金庸小說內的男女主角,展開復仇的故事。

    書中主要會涵蓋《碧血劍》《鹿鼎記》《射雕英雄傳》《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連城訣》這些小說中的人物。

    筆者看了許多武俠h文,到了中後期都難逃略顯重複的肉戲,或是毫無目的的肉戲。筆者也意圖在本文中避免走上俗套。先前寫了一個穿越男主版本的,相較之下,覺得女主第一人稱的刺激感更好,情節更有新意。

    首先不會只有單一一個女主的,諸位莫要以為是女主就會有女王或是男寵後宮的無聊狗血情節,每次肉戲都有著不同的劇情,文風黑暗,有ntr,有純愛,調教,淩辱等等元素一應俱全,希望大家嫩能夠喜歡支持。

    *** *** *** *** *** ***

    第一章 垂淚對宮娥

    歷史背景:本文把在小說中出現的清國人員盡數搬到了金國,等於此時蒙古剛剛統一,天下兵馬大元帥汝陽王正在招兵買馬,網羅天下高手。第一次華山論劍之後,江湖上五絕漸漸難匿行蹤,是後又有了南慕容,北喬峰之威名,郭靖還未遇黃蓉。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我的心緒如同整個巍峨的宮城內的人兒一般,鼓鼓慥慥,尋不得安寧,竟是一夜未眠。我佇立在宮闕之上,憑欄而望,整個東京方方物物都盡收眼底,也許在一天前,我還在整個碩大的城市中尊享權貴,一夕之間,卻全全變了模樣。

    金軍又一度南下,一路上攻城陷地,殺燒搶掠,猶如虎狼之勢,已是圍了這東京城數月有餘,我除卻將一些很少用度上的首飾全部捐出犒勞軍士之外,便每日都到宮內的萬清觀去祈福,希望這次能能如上次一般,能安然待得那些金軍撤退。

    這是間華美的樓宇朱牆金粉,雕欄玉砌,本是父皇的養心殿,現在居然成了金人的住所,我頓時心頭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不得不被人迎到了殿內。

    皇兄趙構跨過門檻,就拉著我一同跪下,恭敬的說道:“啟稟六王爺,罪臣將長平公主待到。”

    我低著頭不敢環顧四周,生怕稍有不慎就會跌落進無底的深淵,身子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來,抬頭讓我瞧瞧。”那人說話很有磁性,顯得溫文爾雅。

    我沒想到那個六王爺完顏洪烈居然會說宋國話,不過我依舊是羞愧且畏懼著。我不敢抬頭,畢竟我是被送來跟人行房事的,臨走前一個老宮女還跟我囑咐了很多行房之事,聽得我面紅耳赤。尤其是說男人的生的一根粗長的陽具,要插進我下面小解的玉壺穴口,而且第一次被男人插進去,我還會會十分疼痛,更是讓我心中充滿了畏懼和擔憂。

    趙構瞧見我的失態失儀,連忙用胳膊肘觸碰了我一下,我才很不情願的緩緩抬起頭來。那六王爺倒是比我想像的要好了許多,一副英武雄才的模樣,散發著男人的剛烈氣息,瞧上一眼便是地位尊崇之人,那種不怒自威的神態卻是尋常人等學不出來的。

    而那個六王爺旁邊還坐了個楚楚可人的美人,瞧那模樣應該是他的妃子,一張宛若芙蓉秋水的面龐,神態眉宇之間露出一副盈盈弱弱的嬌可模樣,讓人瞧見了就忍不住的愛憐。

    那六王爺瞧見我抬起頭,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我頓時心中大喜,心想這丹藥終究是有效果的。

    只見那六王爺完顏洪烈對他身旁的美人說道:“惜弱,你瞧這公主,這一身的膚色,倒是可惜了那副絕倫的模樣了。”

    那美人微微一笑,儀態甚是好看,微微點頭,居然也是用了宋國話說道:“也確是如此,王爺,你瞧這姑娘剛才嚇的渾身發抖,你瞧也瞧見了,便送她回去吧。”

    那六王爺完顏洪烈點了點頭,忽然眼珠子一轉,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我心中頓時覺得不妙,好似有種不祥的預感如芒在背一般。

    果然那六王爺完顏洪烈改口說道:“恩,我本是想把她送回去,卻突然想起來先前玉真子道長求我賜個宋國宗室女子給他,這也是恰巧。惜弱你意下如何?”

    那美人哀歎了一聲,卻扔是柔和的說道:“王爺的公事,王爺自己決定,我一個婦人家怎麼管這等事呢。”

    “恩,那便依此。”之後那完顏洪烈便轉頭扭向我說道:“長平公主,我今日便做主,將你賜給我手下的玉真子道長,那玉真子道長也是個得道高人,被皇上親自冊封的《護國真人》,你跟了他也是你的福分。”

    那完顏洪烈不問我答應不答應,便轉手將我送了出去,好似沒有生命的物什一般。而且對方好似還是個什麼道士,讓我本以為相安無事的結果轉瞬即逝,心中又翻了味道,不知如何面對。

    接著我就告退了下來,出門繼續乘著轎子在路上輕輕顛簸著,一點一滴折磨著我的身心,好像就是一個漫長的噩夢,我甚至希望早點見到那個玉真子,給我最後的結果。

    不過我心中又立刻有了這樣的想法,或許是那個叫完顏洪烈的王爺旁邊有個嬌滴滴的美人,他才不肯收下我,或許到了那個地位低一下的玉真子那裡,我即便是面容枯黃,怕是也難以逃脫了。

    待得轎子落地,我的心中又忐忑不安起來,止不住的砰砰跳動,我下了轎子,瞧見的卻是一個妃子的寢宮,周圍竟然尋不見一個太監,放眼看去,盡是一些模樣俏麗的宮女。

    我心中更加不安起來,這玉真子很可能就是個淫邪好色之徒,不然他一個道士怎能住在妃子的寢宮之中,周圍還盡是如花似玉的宮女。

    我進了屋門,屋內的陳設就讓我覺得心裡害怕,整間屋子全是暗紅色的格調,屋內門窗緊閉,琉璃的宮燈燭臺,生起微弱的火焰,那挺立的紅燭燃燒著,還夾帶著一股奢靡的熏香味。

    更讓我吃驚的是屋內的宮女,全部穿著能瞧見身子的透明薄紗,衣衫內不著寸物,整個屋子飄蕩著一片淫靡的氣息。

    那道士見我進屋,連忙親身迎了過來,站在我面前,一雙奸邪的眼睛好生的瞧了我一番。

    我也微微抬頭去看那個叫玉真子的道士,只見她神態之間盡顯蒼老,身形很是瘦弱,面貌沒有道士的那種仙風道骨,反到有些戾氣,讓面相顯得有些兇惡,五官堆雜在一起,整個人看上去竟是有些醜陋。

    即便是我不想獻身給任何人,但比起方才的完顏洪烈王爺,這個玉真子當真是顯得處處不堪,我甚至開始有些懊悔,不該給自己吃那個丹藥,被那完顏洪烈收入房中,也比這個有些老醜的道士強上許多。而且那個完顏洪烈對他夫人也是恭敬如賓,那夫人也能看出來是個多愁善感的好人,不過都為時已晚。

    “長得的確是個佳人,不過這膚色卻是糟蹋了這張臉,宋國第一美人,當真是言過其實了。”那玉真子看了我相貌之後,不禁搖頭說道。

    不過忽然他眼中金光一閃,好似發現了什麼一般,又盯著我細細觀察了片刻,說道:“哦,莫不成是師兄煉的丹藥?”

    我聽那玉真子嘴裡說到“師兄”跟“丹藥”,就覺得我的事蹟敗露了。這玉真子也是道士,難不成那木桑道人真是他師兄不成。

    “你們都推下去!”

    那玉真子摒退左右,伸手抓起我的素腕,我十分不情願,從未有男人能如此輕薄於我,但奈何他手勁極大,我連抗爭的機會都沒來及,就徑直被抓了過去。

    那玉真子拿捏住我的手臂號脈起來,只見他老醜的表情之上頓時神采飛揚,瞧模樣甚為高興,他又細細看著我俏麗的臉頰,不禁興奮說道:“看來貧道撿到個寶貝了!”

    那木桑道長確是玉真子的師兄,而後玉真子受一些損友影響,誤入歧途,開始變得好色成性,之後被逐出師門,便投到了金國六王爺完顏洪烈的門下。

    木桑道長那煉丹藥的廢渣,他以前可是親口吃過的,自然是知道是怎麼回事。當下便從懷裡掏出一根銀針,在我兩個手的胳膊上個紮了一下,我頓時驚呼刺痛。

    那玉真子卻猛然抓住我的手掌,頓時我感到一股熱流從他身上傳過來,順著我的脈道經絡遊走了一遍,從方才被扎針的地方湧了出來。這應該就是江湖上所說的內功吧,我雖然沒學過武功,但道聼塗説,終究還是知道一些的。

    我低頭去瞧自己的胳膊,烏黑的血的接連流了出來,想來應該就是我先前所服食的丹藥。待得那股熱流退散,我流血的手臂也戛然而止。

    我瞧見自己的膚色,全然不見方才的黯淡無光,瑩瑩白嫩,竟是跟正常的自己再無兩樣。再抬頭一看,那玉真子一雙淫邪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瞧見他又老又醜的模樣,跟那雙滿是欲火的雙眼,讓我不禁在心底泛起了噁心的感覺。

    “世間竟然能有如此絕豔的美人,當真是仙女下凡啊!讓貧道賺到了!”那玉真子說著這話,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雙眼淫光暴露,好似要把我吞掉一樣。

    “仙子,讓貧道慢慢品嘗你的身子把。”

    猛然間,那玉真子一把抱住了我,他的身子緊緊的貼在我身上,擠壓著我的抹胸上嬌嫩的乳房。我的裙擺之下,被一跟棍棒一樣的東西抵了過來,隔著衣衫夾在我雙腿之間,我能感受到那東西熾熱的溫度,想來就是那老宮女所說的男人的陽具,我心底十分厭惡,而我的下身感覺也是怪怪的,讓我更加難受。

    那玉真子突然把嘴湊過來,意欲親吻我,我連忙搖頭反抗,但這看似瘦弱的道士力氣卻是十分之大,他手臂稍稍一用力,我便動彈不得。雙唇被他吻了上去。

    那玉真子還不停的在我唇上來回緩緩摩擦,輕輕的吮吸,像品味香茶一般,我原本有些乾澀的嘴唇全然被他的口水打濕。他身下盯被我雙腿夾著的陽具好似有了生命一般,一點點的膨脹著。

    想到我的初吻居然被這樣一個又老又醜的道士霸佔,我心中的委屈全然翻湧出來,兩行熱淚從眼角緩緩落下。

    那玉真子的臉觸及到我的眼淚,眼睛頓時向上一揚。他的嘴巴緩緩離開了我的嘴唇,順著我淚痕的軌跡,從我的嘴角開始向上親吻,一邊親一邊將面上的淚水洗乾淨,在我臉上留下他酸酸的口水味道,最後他徑直吻到了我媚眼如絲的眼睛。

    玉真子用整個嘴唇包裹住了我的眼睛,我連忙緊緊閉著雙眼。他卻貪婪著吮吸著我的眼睛,還伸出舌頭在我的睫毛上舔來舔去,這個舉動讓我更加的噁心,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淚水更是奪眶而出。那玉真子卻是用嘴巴在我雙眼上來回親吻,吸允,把我流的眼淚全然吸走咽下。

    他緊抱著我的一隻手趁機松了開來,甚是俐落的穿梭過了我的層層衣衫,伸到了我的抹胸之上,手指輕輕一挑,我的抹胸就落了下去,兩片如無暇玉石般的美乳散落開來,透著白色的薄紗衣衫,若隱若現,分外誘人。

    我從未被男人這般親近過,更別說觸碰到我的嬌嫩的乳房,我又奮力掙脫起來,但即便是那個淫道一隻手摟著我,我也無力反抗掙脫他,這種無力感讓我愈發的不知所措,好似我只能逆來順受一般。

    那玉真子繼續親吻著我潮濕的眼眶,手指緩緩的抓住了我的一片嬌美細膩的乳房。我的乳房圓潤筆挺,大小合適,顯得玲瓏有致,讓那玉真子如奉珍品。

    玉真子粗糙的手掌整個覆蓋在了我的乳房之上,他好似從未摸過如此溫潤香豔的美乳,顯得愛不釋手,握著我的乳房輕輕搖晃揉動著,讓我身上傳來了一股癢到心扉的感覺,很是痛苦,但好像又有些說不出的曼妙。

    接著玉真子又將他的兩個指頭上移,輕柔的扣在了我的淺粉色的乳暈之上,去捏住乳暈上那顆猶如精雕玉琢的美麗寶石。我的乳頭第一次被人捏著,有些微微刺痛感,其外更多的就是那種刺入你心底,還無可言說的曼妙美感。

    這個玉真子應該很會玩弄女子,我被他這般一折騰,淚水便不知不覺的緩緩止住。他尋見我不在流淚,便將嘴巴脫離了我的眼睛。待得我睜開眼睛,眼眶已經是一片濕滑,我的眼簾睫毛之上,都沾滿了玉真子酸酸的唾液。

    接著他又有些用力的親吻我的櫻唇,之後還在我嘴唇上微微咬了一口,才悠然離開。之後連伸入我胸前的手也拿了回去。

    我本以為他就此完事,不料他卻一把將我攔腰抱起,摟著我那猶勝小蠻的纖細腰間,徑直朝屋內的一張華美大床上走去。

    他緩緩的把我放在床上,瞧著我畏縮在一團的嬌嬌媚態,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那眼光就像是在表露他淫邪的心態,床上這個墜落凡塵的仙子,馬上就要被他壓在胯下姦淫。

    “玉真子!”突然門外想起了叫喊聲。

    我也忍不住的朝屋外看去,那玉真子聽見這個人叫他,神色頓時有些惱怒,他正欲行好事,卻在緊要之時被人打斷,準備起身去門邊,不料那喊他的人卻突然進來了。那玉真子連忙站起身來,順手一把將床邊的簾布拉上。

    玉真子走到門前,神色頗為惱怒的問道二人:“鼇拜,靈智上人你們二人找貧道何事?”

    那叫做鼇拜的是個高大魁梧的金人壯漢,那靈智上人卻是個身穿紫紅僧裙的喇嘛。

    二人進了屋門。便一個勁的蹭著腦袋朝屋裡看。

    那鼇拜先開口說道:“聽說王爺賜給你了個公主,據說還是什麼大宋第一美人,趕緊讓兄弟們瞧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