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絕豔武林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3:42   

    (一)

    風致是個孤兒,從小被天雷幫主風天烈收為義子,並傳授絕學轟天雷電拳、驚天風神腿,已經是綠鬥氣級別的青年高手,而他今年只有17歲。風天烈48歲,天生勇武,已經是江湖為數不多的紫鬥氣高手。他前妻生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長子風雷27歲已經是半藍半紅鬥氣,娶妻江南名門丁氏長女丁嫚。長女風鈴23歲,一年前老公死於意外,現在寡居在家。二女兒風雪16歲,是後妻林紅魚所生,紅魚30歲。他還有兩個徒弟大徒弟高佔30歲,是天雷幫大總管。二徒弟水清音24歲。天雷幫在他的領導下已經是江湖第一大幫。而他為了在天下武術大會上奪冠,最近一年已經把幫中大事交給風雷管理,自己則潛心修煉,一心想練成幫中只有幫主才能修行的「天烈決」。已經閉關三月。

    只見屋內水汽迷漫,大浴桶內正有一位少婦一手扶著桶壁,一手正在那豐挺高聳的雙峰用力揉搓。只見那頸白似雪膚若凝脂,側彎的嬌軀,使得背部勾劃出深深的弧線;胸前雙乳緊聳,中間深深的乳溝襯出兩顆紅灩灩微翹的乳頭,像是雪嶺上的雙梅讓人垂涎欲滴。聞一聲動人的嬌喘,滿頭秀髮似瀑布垂下,一副動人的嬌軀也慢慢滑入水中,漸漸的連頭也沒入水裡,青絲漂散合著水面上的花瓣輕輕的動盪,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靜止了,一切是那麼的詳和。然後,在水聲「嘩啦」裡,一張吹彈得破、動人心弦的臉露出水面,正是干娘林紅魚,嬌靨光滑細緻、眉目如畫,清洗過後的肌膚微微泛紅,兩手橫張,擱在澡桶邊緣,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寬,兩腳微踢,桶裡的水漸起波瀾,水流滑過股下,烏黑茂密的陰毛像一團水草漂搖,起伏有致。

    林紅魚30歲天生麗質,風流絕代,和風天烈成婚的這些年裡,老公英武強壯而且床上功夫非常好,又懂得情趣,自結婚以來兩人幾乎是天天做愛。紅魚已經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紀,對性慾的需求一天強似一天,20歲的女人可以忍,30歲的女人忍不住,更何況她本來就不是個能忍得住的女人,16歲的時候就和表哥護花劍陸卓文勾搭成奸。結婚後每天能和老公享受性愛也就不再勾引男人,現在老公為了習武冷落樂自己那迷人的小騷屄,而現在想勾引男人身邊看得上眼的男人都對老公忠心耿耿或是敬畏有加,搞得她最近慾火旺盛的要命,每天都要手淫數次。今天夜裡睡不著又來沖涼房洗澡,雖然把熱水搬回自己房間洗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想到可能被人偷窺,那種強烈的刺激已經讓她受不了了,於是不該發生的終於發生了。

    風致看得慾火中燒,忍不住將巨大的肉棒掏出來用手套弄著,龜頭已經滲出晶晶亮亮的液體,正在天人交戰之際,聽到乾娘如此的淫呼浪叫那裡還能忍耐?於是用力撕掉內褲,挺著巨大的肉棒衝入房內。

    一時間,乾娘被風致這突然的闖入嚇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動作,整個人似乎已經彊住!風致急忙把握機會,衝前一把抱住乾娘,將頭埋在乾娘胸前兩座豪峰之間不停的摩擦,嘴裡更是呢喃著:「乾娘!我好愛你…從我入門第一天看到你時,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經不能沒有你了…乾娘,給我一次,好嗎?」乾娘似乎還是沒有清醒過來,有點吃驚、羞慚,自己心愛的乾兒子竟然抱著自己求愛,兒子剛才還在一絲不掛的給他表演手淫!而他胯下的那個雞巴竟然比起老公毫不遜色,那麼的誘人,真想舔一舔。但她還是用力掙脫了,雖然心裡想的要命也要把表面功夫做祝嘛!她一邊向外走一邊到:「風致,我們不可以的,我是你幹娘啊。」風致怎能放過如此機會?他從背後抱住乾娘的玲瓏玉體,雙手在她豐滿的玉乳上用力揉搓:「乾娘,我喜歡你﹍﹍我要你﹍﹍」

    紅魚此時已經情慾如炙,小騷屄裡淫水氾濫,尤其乾兒子那熱脹硬挺的雞巴在自己豐臀上側的摩擦更讓她久曠的小穴無法忍受。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飢渴難耐,她無法再裝蒜了,顧不了為人幹娘的身份,她那久曠的小穴濕濡濡的淫水潺潺她嬌軀微顫、扭頭張開美目杏眼含春叫了風致一下,乾娘接著說「風致,你。你想跟乾娘快活嗎…」風致用力的點點頭。

    飢渴亢奮的紅魚豈肯就此輕易放過這送上門的「在室男」非得讓小穴也嘗嘗風致的雞巴不可,紅魚握住洩精後下垂的雞巴又舐又吮一會兒就將雞巴吮得急速勃起,隨後將風致按倒在沙發上「乖兒…讓紅乾娘教你怎麼玩…好讓我們快活快活」紅魚赤裸迷人的胴體跨跪在風致腰部兩側,她騰身高舉肥臀那淫水濕潤的小穴抵在風致那根又粗又大的東西上,雪白的大屁股抬了起來,把大龜頭抵在她那兩腿間的幽從裡,緩緩坐了下去。「啊——」紅魚驚叫了起來,風致的東西這麼大,將自己的陰道塞得滿滿的,那股子脹裂的酥麻感覺使得她每坐下一分就忍不住尖叫一聲。風致少年的虛榮在乾娘不堪承受的驚叫聲裡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紅魚直到感覺到那根大粗棒頂進了自己的子宮裡,才停了下來,這時的她已是粉腮火紅滾燙,動也不敢動了,可沒一會兒,蜜穴裡傳來的無法抑制的麻癢使得這位乾娘忍不住在驚叫聲中起在乾兒子的胯上沒命地聳動起來。

    風致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大肉棒是太粗大的,只是發覺乾娘膩滑富有彈性的陰道收縮得更緊了,他撫摸著幹娘分騎在自己胯兩側的粉潤雪白大腿,抬眼看去婦人的俏臉暈紅嬌豔,他那被幹娘吞進蜜穴裡的大肉棒不由自主的更大了幾分。

    紅魚摟著妹妹誘人的嬌軀:「小騷貨那可爽死你了!」

    青魚笑著說:「那當然了。姐姐儘管你那"寶貝"還不錯,但被男人擁抱的滋味可是全然不同呢!靠在他厚實的臂膀上,聽著他沈重的喘息聲,背上滲出的汗水所散發出來的濃郁氣味,可不是"寶貝"所作得到的,加上他在你耳旁輕聲細語,含著耳垂說著挑逗的話,更是令人興奮,他的技術又好,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有時輕磨,有時深插,有時旋轉,有時直進,十隻手指好像各自獨立一般,愛撫到我乳房及私處的每個敏感地帶,舌技就更不用說了,吹彈勾舔碰更是樣樣直深入心坎裡,真是妙不可言!」

    「現在還每天和你做愛,真是羨慕你啊!」

    「唉,最近他師父要他加緊練武,好參加下次的天下武術大會,已經三個多月沒和我做愛了!」青魚幽幽的說「和我那口子一樣!不過看你不想是性慾不能滿足的樣子啊?老實告訴我是不是有野漢子?」紅魚壞壞的笑著。

    「你也不想啊!你是不是有野漢子了?」青魚反過來問姐姐。

    紅魚一邊去呵癢一邊追問:「老實交代!快說,快」這是青魚的死穴,一會兒就開始討饒了:「好了,我全招了,我招還不行嗎?」

    原來葉天明有個弟弟葉天翔,今年17說,是老夫人最寵愛的孫子,和她關係也很好,誰知道他暗戀著自己的嫂子青魚,一次在春遊時就是這麼和她鬧著玩,把她呵癢呵的渾身癱軟,倒在小叔子懷中,被那股誘人的男性氣息誘惑著,被勃起的陽具頂著軟翹的屁股,她那久曠的小穴早就淫水潺潺,在加上熱吻、愛撫他們就郎情妾意、一拍即合,早就和老爸的小妾偷過情的葉天翔就輕易的給哥哥戴了頂綠帽子!自此兩人就時常偷情,最近好像公公有些警覺,她才藉著看看姐姐的藉口出來,分開一段時間。

    「那麼你呢?騷姐姐?」

    紅魚一邊挺動著豐臀一邊淫笑著說:「想不想試試我乾兒子的雞巴?小騷貨」青魚被假雞巴干的正爽,於是淫聲浪呼:「我要…我要你乾兒子的大雞巴,啊…用力…我要!」

    突然門被推開了一個年輕而充滿磁性的男人聲音:「既然阿姨召喚,侄兒怎能辜負您的期望!」正是那個能令女人欲仙欲死的風致!

    「啊!好!快﹍﹍爽死了!啊﹍﹍」青魚興奮的上下扭動著屁股,二人的交合處因為過多的淫水而發出噗哧噗哧的響聲。從來沒有被兩個人弄過,一男一女已經讓自己瘋狂了,如果時風致和葉天翔一起操自己,那還不得爽死,腦海裡淫穢的想法更增加了她性交的情趣淫聲自然不斷:「喔……好爽喲……親丈夫……姐姐的小穴……被大雞巴插得好舒服喲…親親老公,大雞巴丈夫……好充實……」

    紅魚一聽妹妹這麼浪更將屁股下壓,整個小穴壓在風致臉上,同時手環在背後撫摸著妹妹豐滿白嫩的屁股香舌在妹妹雪白的胴體上慢慢向下滑,知道臉貼上妹妹的大腿,她舔著兩人的交合處,舔著妹妹的陰唇,當妹妹屁股抬起來時就舔風致那沾滿愛液的雞巴,將妹妹的愛液吞下去,而自己那不斷湧出的愛液也被風致吃了個精光。她一邊舔著風致的肉棒,一邊不停地擺動屁股來配合風致的舌頭,風致也儘量的把舌頭伸進紅魚的小穴,紅魚也被風致舔得淫水不斷地流出來。「啊﹍﹍兒子﹍﹍好!用力吸!啊﹍﹍快!啊﹍﹍淫穴好舒服!喔﹍﹍」

    青魚的腰不斷的左右搖擺或上下套動地迎合風致往上頂的肉棒,而風致一邊抱著紅魚的腰不停的舔著她的小穴,一方面不斷的抬上抬下腰讓肉棒插著青魚的小穴。這雙重的刺激使風致禁不住要在青魚的體內射精,而青魚也好像受到感應似的,她慢慢地加快速度,而且坐下來時一次比一次大力,使風致的肉棒更深深的插到她的小穴裡,肉棒次次撞到青魚的子宮,終於一起達到高潮。

    風致抬高腰,讓肉棒就頂住青魚的子宮射出濃度十足的精液,而青魚好像意猶未盡還在擺動下體,而且不斷收縮陰道,像是要把風致的精液全部吸乾似的收縮。「啊!真的爽死了!我不行了!喔﹍﹍」

    當青魚翻身下來倒在風致身旁時,紅魚亳不猶豫的又趴在風致身上,她毫不考慮的將沾滿青魚淫水和風致精液的肉棒含進嘴裡,而且含得很滋味。風致也不放鬆的繼續舔著她的陰核,當風致的肉棒再度堅硬時,紅魚也跟著躺在床上抬起雙腿,一副等著風致插入的模樣。

    風致看著紅魚的小穴已經張開一個小口,紅紅的陰唇及嫩肉,好美、好撩人,風致抬起紅魚修長的雙腿,把巨大的肉棒頂住她濕淋淋的小穴,龜頭「噗哧」一聲插進去,風致開始慢慢插,充份地享受紅魚那肥嫩的小穴濕潤而緊緊將肉棒包住的感覺,直到風致感覺自己的龜頭碰到紅魚的子宮為止。

    「啊﹍﹍好﹍﹍大雞巴哥哥﹍﹍插得好﹍﹍啊﹍﹍好舒服!快插!讓妹妹的小騷穴更舒服吧﹍﹍」兩姐妹真是一樣的騷,一旦被操的爽,就哥哥叫個不停了。

    紅魚扭動屁股像是在催促風致一樣,風致也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紅魚也抱住風致的屁股,猛烈搖頭享受快感。而原本在一旁休息的青魚也趴在紅魚的乳房上,舔著紅魚的乳頭。

    「啊﹍﹍啊﹍﹍好啊﹍﹍大雞巴兒子!用力幹!干死媽媽的淫穴!對!啊﹍﹍真舒服﹍﹍喔﹍﹍會﹍﹍死﹍﹍啊!受不了﹍﹍啊﹍﹍」

    紅魚的淫水不斷從騷穴裡流了出來,連風致的陰毛也沾上了她的淫水,風致的速度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用力,青魚也配合的搓揉紅魚的乳房。風致不斷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紅魚也挺起腰來配合風致的肉棒進出,讓自己更舒服。「啊﹍﹍啊﹍﹍好爽﹍﹍雞巴真好,好哥哥﹍﹍喔!爽死了!啊﹍﹍好啊﹍﹍姐姐﹍﹍的騷穴快要溶化了!啊!快﹍﹍」

    紅魚皺起美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叫聲。風致也不停猛頂猛撞,每一次都一根到底,只剩下兩個睪丸留在外面。紅魚緊抱著在舔她乳房的青魚的頭,不斷動著腰讓風致用力幹著她的穴。

    「喔﹍﹍喔﹍﹍用力!對!用力插!大雞巴哥哥﹍﹍啊﹍﹍哦﹍﹍用力幹!親老公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這時風致把肉棒從紅魚的騷穴中拔了出來,讓她像狗一樣的趴著,風致跟著馬上將肉棒整根插入紅魚的小穴;而青魚也躺在風致的胯下,不停舔著李風致的肉棒和紅魚的淫穴。

    「啊﹍﹍對!好爽﹍﹍大雞巴哥哥!重一點﹍﹍干爛紅魚的騷穴!啊!對﹍﹍再深﹍﹍啊﹍﹍騷屄舒服啊﹍﹍喔﹍﹍」

    風致扶著紅魚的腰,狠狠在她的淫穴抽插著肉棒;而紅魚也蹺起渾圓的屁股不停的扭動臀部,配合風致的抽插;青魚更在下面賣力的舔著!風致已干紅了眼,沒命般的狠狠幹著紅魚的淫穴。「啊!不行了﹍﹍喔!小穴爽死了!啊﹍﹍啊﹍﹍死了!喔﹍﹍要丟了啊﹍﹍啊﹍﹍沒死了,操死我吧大雞巴哥哥﹍﹍啊﹍﹍好舒服!不行了啊要丟了﹍﹍啊﹍﹍」浪叫中一股股猛烈的陰精從她的小穴深處噴出,噴在風致的大龜頭上。終於風致忍不住地又在紅魚的淫穴內射精。三個人都喘息著擁著休息。

    等回過神來青魚撫摸著風致還沾滿姐妹倆淫水和他精液的大雞巴讚歎的道:「親老公,你怎麼長了這麼妙的寶貝啊,姐姐愛死你的大雞巴了!」聽道妹妹爽玩了還是這麼的風騷紅魚噗哧一笑:「我早就說了,我,妹妹騷著呢,只要你露出大雞巴,保證她脫了褲子讓你幹,你還非要我牽線搭橋。」青魚這才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這母子設計好的,原來風致一見青魚就被她那美麗絕倫的臉蛋,凸凹有致的身材和騷媚入骨的氣質所吸引,就死皮賴臉的央求紅魚幫忙,紅魚已經被他的大雞巴征服再加上一想到三人一起玩的那種刺激就小穴浪水長流,自然就導演了今天的一幕。風致捏著青魚豐滿嫩滑的奶子:「好姐姐,下次一定介紹你的小叔子給我認識,我們一起把你兩操的欲仙欲死。」

    青魚淫笑著說:「你先活得過今晚在說吧!」風致不解的看著她,她趴在風致身上用大腿夾著風致半硬的雞巴蠕動著:「小壞蛋,我今天要好好懲罰你,要干的你精盡人亡!」說著慢慢向下滑舌頭一路舔下去,含住風致的雞巴吮吸起來,紅魚淫笑著說:「好妹妹算我一份。」她也趴下去和妹妹一齊為風致舔弄肉棒和睪丸,她們雪白的乳房在風致的面前搖晃著,讓風致忍不住的伸出手握住乳房,風致更將姐妹兩在自己眼前的小穴輪流舔著。這個春意正濃的夜晚看來風致別想睡覺了,但他實在太強,最後一次兩姐妹只好用小嘴、乳房加上手讓風致濃濃的精液射的滿臉滿胸才停止了這場瘋狂的性交遊戲。

    (三)

    奇遇風致做夢也不會想到居然有這樣的好事,一個晚上和兩個絕色的風騷少婦徹夜狂歡,雞巴被小騷屄吮吸的感覺真是爽死了!而性感飢渴的林紅魚、林青魚姐妹兩也被他的大雞巴所征服,對他百依百順,連兩個沒有被老公開發過的後庭也獻給了風致來享用,雖然比較刺激,但是風致還是喜歡女人前面的兩個小嘴,於是干娘和阿姨成了他忠實的性夥伴,每日都找一切可乘之機來偷歡。

    天雷幫的後山有個很大的瀑布,遠遠就能聽到轟隆隆的水聲,風致正在瀑布下練功,最近他發現在水中練功可以增加阻力,就好像有高手在和自己過招一樣,發出的力道越大,反擊也越大,幾天下來境界神速,已經出現淡淡的藍色鬥氣的影子。他站在瀑布底下,雙掌上舉,承受著瀑布降落所造成的巨大衝擊,突然之間氣沖丹田,一股在壓力下產生的巨大防抗之力有種難以宣洩的感覺,他讓那股氣流灌於雙臂,然後手指慢慢收起握成拳頭一聲暴喝,雙腿委屈用力向上一縱,同時右拳向上擊出,左手拳頭向前擊出,只聽一聲轟然巨響蓋過了瀑布的響聲,在水花四濺,碎石亂飛之間他整個人已經將瀑布衝開,就好像被一刀劈開的木頭一樣分成兩道,而他也被一團濃烈的藍色汽團包圍著沖上了山頂!

    風致也回應的捏著她的嫩乳:「我的騷師姐,剛才的做愛可是你一直在主動啊!要說是強姦,也是你強姦了我!」

    水清影敲打著他的胸膛撒嬌的叫著:「我不管,就是你強姦了我,是你強姦了我!」

    風致笑著說:「看來我不強姦你是不行了?小騷貨是不是喜歡被男人強姦?」

    水清影套弄著他的雞巴媚笑著說:「我喜歡啊,我求之不得啊!你剛才弄的我好爽啊。我就是喜歡被男人強姦。」

    真是想不到師姐會怎麼浪:「老實告訴我,你第一次是強姦男人還是被男人強姦,是哪一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