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黃蓉亂倫情史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3:35   

    (一)

    人間六月天,正是一年中悶熱的夏季。

    襄陽城,名滿天下,大俠郭靖的府邸。

    耶律齊一個人獨坐在池塘邊,癡癡的望著滿塘的荷花,月色倒影在水中,水面如鏡,沒有一絲風。

    「呱………呱……」青蛙也禁不住這悶熱,大聲的喘著氣。

    寂靜的夜,悶熱的天。

    和芙妹成婚已有半年了,這半年多兩人感情一直很好,岳父岳母對自己視如己出,自己對長輩也是極為尊重,但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卻有一個無法言說的秘密。

    依然清晰記得,郭芙第一次帶自己回桃花島,第一次拜見郭伯母,就驚為天人,世上竟有如此成熟美麗的女人。

    黃蓉一襲輕盈的黃衫,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烏黑的頭髮高高的束起,上插一隻金色的鳳凰髮簪……神情裡有一股從容優雅的氣質,深邃的眼睛閃爍著能洞察他人的智慧光芒,秀麗的臉龐,帶著一點慈祥的微笑,在陽光的照耀下顯的成熟和端莊。

    不僅僅是容貌,更因為她是丐幫幫主,是一代大俠郭靖的夫人,造就了黃蓉優容華貴的成熟魅力,天下有多少年輕男子將她視為夢中偶像。

    火熱巨大的陽具進入了溫軟濕潤的小穴,兩人都舒爽的喘了口去氣。

    耶律齊端著芙妹雪白的屁股,上下拋動,眼睛也漫漫的閉上,享受著下身帶來的快感,腦海裡想像著岳母黃蓉的誘人容貌和體態,陽具在小穴裡越插越硬。

    月亮悄悄的進入了樹梢,似乎也為這人間而害羞,青蛙「呱……呱……」鳴叫,彷彿在為二人激烈交配而歡呼,樹叢裡偷窺的眼睛也逐漸迷離,傳來一陣細細的喘息。

    「啊……啊……」耶律齊已無法忍住,達到高潮。

    但在愛這電光火石的瞬間,耶律齊眼角瞟過對面一片樹叢,一個熟悉的人影匆匆而過,耶律齊心中非常震驚,「怎麼這麼熟悉,難道是岳母?」

    「黃蓉偷窺我和她女兒做愛!」耶律齊想到這,下身又堅挺了許多,瘋狂的挺動著巨大的陽具。

    「啊……啊……」兩人在性愛的高潮中得到了釋放。

    「是黃蓉嗎?她怎麼會在這裡,她看到我在做愛嗎?」耶律齊享受著高潮余味,腦海裡也想著剛才的人影。

    黃蓉氣喘吁吁的快步回到臥房,一把關上了門,身體無力的靠在門上,仰著頭,手輕撫著自己隆起的大肚子,回想著剛才的場景。

    「這兩個小鬼,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這種事,太不知羞了。」

    「要不要告訴靖哥哥,還是不要了,他那個榆木疙瘩……」

    「我去說說芙兒嗎,到時怎麼開口啊!」

    黃蓉胡思亂想了一會,腦海裡又浮現出兩人激烈交合的場景,臉不僅微微發燙,身體也漫漫有點熱了。

    「齊兒,好強壯啊!平時那麼沉穩,沒想到,做這種事,這麼放肆。」

    想到這,黃蓉又深深自責,「我怎麼可以看自己的女婿和女兒做這種事,我不能再想。」

    「剛才齊兒是不是看見我了?」黃蓉想起最後自己離開的時候,耶律齊往自己這邊瞟了一眼,心裡不僅又有點擔心。

    「自從懷上了虜兒,也很久沒有和靖哥哥親熱了。」黃蓉輕歎了口氣。

    寂靜的夜,悶熱的天,「呱……呱……」的蛙鳴,黃蓉一夜胡思亂想沒有睡好。

    (二)

    *** *** *** ***

    先解答幾位朋友的疑問:

    1、有幾位朋友認為題目不應叫黃蓉亂倫情史,認為亂倫不對題,但小弟這樣看,亂倫廣義上應理解為一種涉及師生、母子、父女、兄妹、公媳等之間違背中國傳統倫理綱常的關係,而母子、父女、兄妹等為有血緣關係的近親亂倫,不知各位朋友以為對否。

    2、另有些朋友提到「自從懷上了虜兒?以前科技那麼發達,才幾個月就知道是男孩,還將名字也取了?」,小弟在寫到這裡的時候,依稀記得《神雕俠侶》原著中,似乎有此情節,即郭靖在不知黃蓉懷的是男是女,但正值抗金之時,因而與黃蓉,商定無論男女均取名郭破虜,意指驅除韃虜之意,不知記錯否。

    3、另小弟大致交代一下後面內容:黃蓉亂倫情史主要是以黃蓉與耶律齊、大小武、郭破虜、黃藥師之間發生的情事為主,重點在黃蓉與郭破虜之間的母子情,當然中間會穿插郭芙、楊過、郭靖等人物情節。

    4、小弟熱忱期待各位色文高手參與接龍創作,以補小弟水平有限之遺憾,再造一個美麗成熟的黃蓉形象

    *** *** *** ***

    江南六月,郭靖府邸練武場黃蓉正教導耶律齊、郭芙習武。

    「齊兒,你這招『棒打雙犬』,陰柔不足,陽剛有餘,你再試一次。」

    「是,岳母大人。」耶律齊答道,又開始重練。

    「媽,你別光指導齊哥,你看我這套落英劍法如何?」

    黃蓉笑著,「你才剛開始練,火候還差的遠,不練個一年半載,是看不出東西來的。」

    「我不信,我三個月就要練好。」郭芙賭氣跑到一邊,自個練了起來。

    黃蓉笑著搖了搖了頭,「這小丫頭,嫁了人還是這樣浮躁。」

    轉而繼續指導耶律齊,過了一會,黃蓉道:「齊兒,你這套打狗棒法,還是中氣不足,你先休息一下,看娘為你演示一遍。」

    耶律齊依言坐在樹陰下,觀看黃蓉操練。

    黃蓉雖然懷孕在身,但身體還是很靈活,而成熟女人特有的韻味都體現在美妙的身姿上。最後黃蓉一招「天下無犬」,落地時踩在一塊石頭上,「哎呀!」黃蓉腳踝一拐,站立不穩,身子側倒下去。

    耶律齊趕緊撲身過來,「岳母大人,您沒事吧。」

    耶律齊扶住黃蓉的腰,一股溫暖柔軟的觸覺從手中傳來,鼻間傳來陣幽幽的髮絲的清香。耶律齊目不轉睛的盯著黃蓉絕美的臉,第一次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挨的這麼近,耶律齊心「撲通撲通」跳的厲害,扶著腰的手也顫抖起來。

    黃蓉喘了口氣,回過神來,感覺耶律齊扶著自己的腰,臉也緊貼著自己,黃蓉妙目一轉,見耶律齊正癡癡的盯著自己,不僅大羞。「快扶我起來。」黃蓉羞紅著臉,掙扎著。

    「哦,是,岳母大人。」耶律齊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扶住黃蓉站起,自己連忙站到一邊。

    黃蓉羞紅著臉,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窘困的耶律齊,見耶律齊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臉不禁更紅了,「齊兒,今天先到這吧,我累了,你自個練。」說完趕緊扭頭離去。

    耶律齊看著黃蓉離去的背影,心中久久無法平靜,還在回味著剛才美妙的感覺。

    六月的夜,一輪滿月掛在空中,郭靖臥房。

    「靖哥哥,今天又要去將軍府嗎?」

    「嗯,最近軍情很緊急,金國韃子又蠢蠢欲動,我要去將軍府,商量襄陽布防之事。」

    「靖哥哥,你早去早回。」

    「你洗個澡,也早點歇息吧。」郭靖說罷,匆匆離去。

    「你先下去吧。」黃蓉命人打好了熱水,緩緩的除去外衣。

    窗外一個角落,一雙熱烈緊張的眼睛正往裡面偷窺。

    黃蓉站在大水桶前緩緩的解開外衣,慢慢的露出一身白肌玉膚。外面偷窺的人開始喘起了粗氣,「脫,快脫!」那人心中高喊著,眼睛緊緊的盯著,害怕錯過任何一次機會。

    終於,黃蓉露出了上身紅色的肚兜,小小的肚兜已無法遮住懷孕而高隆的肚腹。黃蓉緩緩的解開肚兜,一對因為懷孕而碩大無比的乳房展現在那雙淫穢的眼睛裡,褐色的乳頭,懷孕後乳暈很大,在燈光下散發著誘人的白色的光暈,高高隆起的肚腹,充滿了孕婦獨有的韻味。

    第一次看見心目中女神神秘的裸體,偷窺人嚥了口口水,濕潤一下焦渴的喉嚨,手也慢慢伸到了褲襠裡,找尋著自己的雞巴。

    黃蓉彎下了腰,把裙褲解開,然後緩緩退下裙褲,一雙雪白修長的玉腿慢慢的展現在眼前,因為懷孕黃蓉的一雙美腿也粗大了不少。黃蓉轉過身,臀部顯得格外豐滿,肉嘟嘟的讓人愛不釋手。

    在黃蓉彎腰的瞬間,下身的神秘小穴和黑色的陰毛從後面轉瞬即逝,那雙偷窺的眼睛幾乎要從眼眶裡蹦了出來,手在褲襠裡急速的套動著自己的陽具,口也焦躁無比。

    黃蓉在水桶裡閉著眼,享受著水給自己帶來的涼爽舒適,手在身上慢慢的揉洗,腦海裡浮現出白天的情景。

    「今天太不小心了,差點摔倒。」想起了今天練武場上耶律齊扶自己時尷尬的情景,又想起耶律齊看自己的眼神,黃蓉臉上不禁火辣辣的,「難道齊兒對自己竟有非份之想嗎?」

    「不可能,芙兒比我年輕漂亮,齊兒怎麼可能喜歡自己。」

    「我現在是一個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年齡,齊兒迷戀自己也不是沒可能的。」

    「我是他的岳母,我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

    黃蓉躺在水裡,心中一會自責,一會又有點自得。

    黃蓉把頭靠在水桶邊,輕輕的撫摩著自己的身子,腦海中慢慢的浮現出那晚窺見的女婿和女兒激烈交合的情景。

    黃蓉正處於女人的虎狼之年,性慾也是非常強烈,白天有事還好過,到了晚上,總是孤單一人,真是寂寞難耐,雖然與靖哥哥感情甚篤,但郭靖不善瞭解女人心,黃蓉心中自有難以言說的慾望。

    黃蓉一邊用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一手在下身輕輕的摳弄,一會只覺渾身燥熱,一股淡淡的情慾從心裡慢慢升騰。黃蓉雪白的貝牙緊緊的咬著自己下嘴唇,嬌翹的瑤鼻急促的呼吸,俏麗的臉龐也因為情慾而桃紅滿面。

    看著黃蓉情慾難忍的誘人情景,窗外人已經十雙眼赤紅,一邊緊緊的盯著黃蓉,一邊用手在下面激烈的套動。再也無法忍受了,豁出去了。

    「吱呀」一聲,窗戶被人推開,黃蓉從自慰的快感中驚醒,睜眼望去,一看竟是耶律齊。「齊…齊兒,你要幹什麼?」黃蓉沒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女婿耶律齊。耶律齊站在水桶邊,貪婪的盯著自己雪白的胸部,黃蓉連忙雙手護住前胸。

    「岳母大人,今天早晨,你我已經心有靈犀,我是特來相會的。」耶律齊一邊快速的脫著衣褲,一邊答道。

    「你竟敢對我如此說話,我……我可是你的岳母!」黃蓉渾身赤裸,站也不是,蹲也不是。

    「岳母大人,您也很寂寞,就讓小婿來好好的愛你。」耶律齊說著,人已經爬進了桶裡。

    「你,你這個畜生,你出去!」

    耶律齊也不說話,一手抱住黃蓉,一手顫抖著使勁的揉搓著黃蓉滑不溜手的胸部,一邊貪婪的吮舔著碩大的乳房。

    「你這個畜生,快停下來!」被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抱住還是第一次,以前歐陽克對自己輕薄,也從沒有與自己這樣赤裸相對,黃蓉心中十分慌亂,抓著耶律齊的頭往外拉。

    「岳母大人,我知道那晚是你在偷窺我和芙妹,你就不用再裝了。」耶律齊狡詐的在黃蓉耳邊傾訴,「我才知道你也很需要。」

    黃蓉渾身一震,心理已經開始鬆動。耶律齊開始尋找著黃蓉的櫻唇,黃蓉扭動著,躲避著,但終於被耶律齊吻住香甜的小嘴。耶律齊用舌頭想伸進黃蓉的嘴裡,黃蓉緊緊的咬緊牙關,不讓他得逞。兩人在窄小的水桶,激烈的糾纏著,濺起陣陣水花。

    耶律齊見上面一時難以攻克,一隻手轉而開始撫摩黃蓉肥大的乳房,一隻手悄悄伸到下面,去探索黃蓉神秘的小穴。

    「啊……」黃蓉驚覺耶律齊正用手指挑逗下身敏感部位。耶律齊趁黃蓉驚呼之際,把舌頭伸進了黃蓉的嘴裡,貪婪的吮吸著黃蓉的香舌。黃蓉香舌與耶律齊激烈的糾纏在一起,開始舌頭還退避著,不一會,黃蓉已經渾身滾燙,男女的情欲不由她控制,已經開始從身體深出蔓延開來,不覺也開始吸吮耶律齊的舌頭,回應耶律齊的激吻。

    耶律齊一陣大喜,兩人拚命的吸吮,輕咬著對方的舌頭,交換著唾液,感受相互的激情。

    耶律齊一邊狂吻,一邊得意的看著自己的岳母被自己的激情所燃燒。過了一會,耶律齊感覺雞巴已經腫脹難忍,岳母也已經是氣喘吁吁。「蓉兒,讓我進來吧。」耶律齊在黃蓉耳邊低語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