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脱衣麻将6~2017~3~4过年篇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5   

    本帖最后由 x0953515331 于 2017-1-13 18:10 编辑

    (三)熟女人妻(中)

    原来小卉一个人待在三楼玲玲的房间小睡了一下,看看时间过了快1小时,

    想说我和婉姨的对谈应该结束了,所以才想要下楼梯到1楼客厅。小卉走到2楼

    楼梯口听到我和婉姨的对话有些怪异,便放轻脚步慢慢地走下来,到了1楼往客

    厅一看,马上发现我和婉姨两人赤裸裸地相拥在一起!!

    小卉激动地大叫:「小武!你居然也敢把婉姨给上了!?」

    我赶紧解释说:「沒……沒有!我们什么事都沒做!」

    婉姨看到小卉下来,赶紧拿起地上的洋装遮住自己的身体。

    小卉快步走到我面前:「少来!我明明有闻道精液的味道了,还敢说什么事

    都沒有做!不要想骗我!」

    我结巴地说:「我……我……我……」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小卉继续骂我说:「你还真是禽兽不如!连同学的妈妈都吃的下去!!」

    婉姨有点吃味说:「小卉!够了!虽然婉姨有点年纪了,但条件还不会太差

    吧!而且是我主动要小武跟我……做爱的,妳不要再怪他了!!」婉姨讲完这段

    话,脸也红了起来,居然还要跟小女生解释是她勾引我做爱。

    小卉睁大双眼看着婉姨,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婉姨继续小声地说:「婉姨也是女人……也是有性爱的需求……」

    小卉不敢相信地问着:「可是……可是……婉姨原本不是只想跟小武单独讨

    论而已吗?……怎么……怎么反而婉姨被小武上了!?……」

    婉姨红着脸说:「因为听妳说,妳和我2个女儿都是小武的小老婆,所以…

    …所以婉姨才想要试看看小武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的好!」

    小卉失声叫说:「那伯父不就会被气死!?侯家3个女人都被小武给玩弄过

    了!反而小武才是侯家真正的男主人!?」

    小卉说的话,听的我一脸尴尬! 囧rz

    婉姨表情也尴尬地说:「不要管我老公了,反正他眼里只有工作而已……」

    客厅沉静了一会,婉姨打破沉默说要去楼上洗澡,免的被佩佩和玲玲发现异

    状。我也拿了卫生纸擦了擦老二,擦干净后开始穿上我的衣服。

    等婉姨上楼,这时换我责备小卉说:「妳这吃里扒外的女人!居然轻易地被

    婉姨收买,把我们有一腿的事情全跟婉姨讲!」

    这下换小卉支唔说:「啊……这……小武你也知道我要自己赚生活费,所以

    才把事情告诉婉姨。」

    我沒好气地说:「真的是这样吗!?我看妳真正的目的是希望婉姨会阻止佩

    佩和玲玲跟我在一起吧!」

    小卉的计谋被我猜中,怕我生气,赶紧上前抓住我的手臂撒娇说:「小武不

    要生气嘛~小卉知道错了……晚上在找时间给你消消气好不好~」

    我吓小卉说:「哼!消消气……妳不怕又会发生跟昨晚一样的事情吗!?」

    小卉白眼说:「你还敢讲!谁叫小武要玩那么变态的游戏,人家的屁股现在

    还在痛咧!」

    我:「喔~现在的问题是我上了婉姨,要是被佩佩和玲玲发现怎么办!?我

    以后要怎么面对她们姐妹俩!?」

    小卉无所谓地回说:「反正婉姨也只待到寒假完,等她出国就OK了啊!」

    我无奈地说:「妳真的很会给我找麻烦!」

    小卉调皮说:「咯咯~这种麻烦很多人想要都要不到呢!」

    于是我和小卉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过了半小时,婉姨还是沒有出现,我担心

    婉姨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一个人走上二楼。

    到了二楼发现婉姨的房间半掩着,我偷偷往房间里面看,婉姨光着身体背对

    着我坐在床上不知在幹什么?我轻轻喊了一声婉姨,婉姨身子一震,马上转头看

    着我。拿在手上的按摩棒也跟着掉了下来!

    婉姨马上把头转了过去说:「小武……你……你怎么在偷看婉姨啊!」

    唔!明明是妳沒把门关好的好吗!现在居然说我在偷看!! 囧rz

    我尴尬地说:「我不是故意要偷看啦!只是想说婉姨洗澡洗这么久,有点担

    心,所以才上来看看!」

    婉姨听了我的话,要我进去房间,把门锁上。婉姨马上跑过来抱住我!

    婉姨脸红着说:「呜呜~怎么办啦!……刚刚洗完澡……婉姨还是觉得好痒

    ……好痒……」

    我苦笑说:「所以婉姨刚刚才会在床上自慰吗?」

    婉姨害羞地说:「嗯……对……对啊……」

    婉姨抓着我的手掌往她的淫穴摸去,我的手指才突破大阴唇,就发现里面还

    是非常的溼滑。

    婉姨红着脸害羞地说:「婉姨……婉姨……发现自己现在也跟小卉她们一样

    ……都是……都是…一头欠幹的母狗……已经离不开小武的大鸡巴了……」

    我惊慌地说:「啊……婉姨妳说什么……」

    婉姨低头支唔地说:「就是……就是……婉姨也想要当小武的……砲友……

    可以吗?」婉姨说到后面,声音越小声。

    我赶紧说:「啥!?不行啦!这样我一定会被佩佩跟玲玲砍死!!」

    婉姨哀求说:「不管啦~婉姨已经不能沒有小武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

    就把佩佩跟玲玲接去国外住!!」

    想不到婉姨会使出这杀手间,一时之间还很难放弃佩佩和玲玲这两个美女,

    只好先暂时口头答应婉姨的要求。

    我无奈地说:「那……那寒假时间,我就先暂时当婉姨的小男友好了……」

    婉姨笑说:「嘻嘻……那你不要跟佩佩和玲玲说这件事喔!」

    我:「当然不会跟她们讲!」

    婉姨:「那给我妳和小卉的电话,好方便偷偷连络!」

    我写下我和小卉的电话号码后,婉姨很高兴地放进她的皮夹内,看着婉姨成

    熟抚媚的肉体,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丝毫不输给自己的女儿。

    婉姨放好纸条后,走过来抱住我说:「嘻嘻~小武还要再来一次吗?」

    我苦笑说:「不要了啦……佩佩她们可能快要回来了!」

    婉姨翘嘴说:「可是……人家还想要嘛~」

    我安慰说:「寒假还很长,有的是机会,乖乖地去穿衣服……」

    婉姨抱怨说:「有的是机会,是要怎么样才有机会啊!?要是佩佩跟玲玲在

    家,我还能光明正大的去找你吗?」

    我搔搔头说:「这……也是啦……好像有点麻烦!」

    我又想了一会说:「不然我骗佩佩她们说,我的外公临时住院,要回去看他

    们几天,这样婉姨就可以偷偷来我宿舍了。」

    婉姨听了我的方法,终于眉开眼笑说:「好!就这样说定啰!」在我的说服

    下,婉姨才从衣柜内拿出她的衣服穿上。

    看着婉姨的背影,今天中午还是贤慧端庄的阿姨,下午居然就变成小鸟依人

    的小女人,这中间的变化真是快的令人不敢相信!跟婉姨说声我先下去后,就出

    了房门走下楼梯到客厅找小卉。

    小卉看我下来马上问我说:「婉姨在楼上还好吧?」

    我:「嗯,还好,现在婉姨在穿衣服。」

    小卉淫笑说:「穿衣服?……你不会又跟婉姨……」

    我白眼回:「想太多,只是跟婉姨约定好,要当我的小老婆到寒假完。」

    小卉先是惊讶地叫了一声,旋即笑着亏我说:「嘻嘻……小武还真是老少通

    吃呢!」

    我:「拜託!还不是婉姨威胁要把佩佩跟玲玲搬去国外,不然我也不会答应

    婉姨。」

    小卉惋惜地说:「你幹麻不答应啊!这样我以后就可以独占小武了说!」

    我瞪了小卉一眼说:「哼哼……怎么可能如妳的意呢!」

    小卉笑说:「嘻嘻~別担心,以佩佩和玲玲的个性,不可能会跟婉姨搬去国

    外,更何况佩佩都有薪水不差的工作了,也可养活她自己和玲玲俩。」

    我恍然大悟说:「对啊!我怎么沒想到!笨笨的就答应婉姨了。」

    小卉抱着我笑说:「好歹婉姨生的2个女儿都被你玩弄了,你就当作是报答

    婉姨的辛劳吧。」

    我亏小卉说:「妳这时候倒是变的很大方嘛!」

    小卉轻轻地说:「因为我能体会婉姨的感觉,一个心灵孤单的女子很需要一

    个男人的慰藉。」

    我无言地看着小卉,这时的小卉看起来很孤单,我的双手也紧紧回抱着小卉

    的身体。这时婉姨也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我和小卉赶紧分开看着婉姨,婉姨的打份则让我和小卉惊艷了一下。婉姨身

    上穿着低胸合身的米色毛衣,硕大乳房的轮廓曲缐分明,雪白的乳沟深不见底,

    下半身穿着即膝的短裙,绑着马尾的髮型,让婉姨气质端正的脸庞展露无疑。

    我夸奖婉姨说:「哇!婉姨穿的好性感、好年轻,同样是爆乳妹,硬是比小

    卉有气质多了!」

    婉姨被我夸的满脸笑意,小卉则偷偷在我背后狂捏我的屁股。婉姨小鸟依人

    地和我跟小卉坐在客厅看电视等佩佩、玲玲回来。时钟快到7点,佩佩和玲玲终

    于买了一堆火锅料回来,当她们看到自己母亲的穿着也吓了一跳!

    佩佩笑问:「妈咪!妳怎么穿的这么性感啊!?」

    婉姨笑着说:「看到妳们这些美女身材各各都是前凸后翘的,妈妈总不能输

    人,也让你们瞧瞧我的实力。」

    玲玲笑着说:「嘻嘻……老爸不在,妈咪就想要勾引男人了吗!?」

    我听到玲玲的话,感觉脸上一阵火热,婉姨也害羞地偷瞄着我。接着晚餐我

    们就在客厅吃火锅边看电视节目,婉姨在餐桌上正坐在我的对面,低胸的上衣,

    白皙粉嫩的乳肉紧紧夹出一道乳沟,害我夹火锅料时都会忍不住偷看一眼。

    佩佩亏我说:「嘻嘻~小武,夹菜就专心夹,幹麻一直偷瞄我们妈咪的胸部

    啊!」

    我急忙说:「哪有偷瞄啊!只是婉姨刚好坐在我的前面啊!」

    婉姨红着脸笑着说:「看来婉姨还是挺有魅力的唷!……」

    啧啧,婉姨明明早就把我这单纯的小男人吃了,居然还在自己女儿面前装害

    羞!知情的小卉则在一旁偷笑。

    和4个大奶妹吃完热腾腾的火锅后,准备在客厅一起看电视,刚好有侯家的

    亲戚来拜年,我和小卉就找了藉口先回宿舍。佩佩和玲玲送我和小卉到门口,婉

    姨也跟着门口,虽然婉姨像一般父母一样,要我和小卉有空再来这里玩,但还是

    看的出寂寞与不捨的眼神。

    回到宿舍,我把佩佩送我的游戏机组装起来,和小卉开始玩起双人游戏。玩

    到晚上10点,婉姨和佩佩、玲玲分別打电话过来,各聊了一些话后,我一个人

    洗完澡就早早睡觉去。小卉可能是昨晚被我凌辱的太过头,加上今天又耗了些精

    力在婉姨身上,晚上难得沒有跟我讨「打炮费」!

    ************

    隔天中午,婉姨骗自己的女儿说要出去找老同学,开着佩佩的车照地址准备

    要到我的宿舍。婉姨出门前才跟我讲完手机沒多久,佩佩也紧接着打手机给我。

    佩佩高兴地说:「嘻嘻~小武哥,等一下你就可以吃到期待已久的日本料理

    啰!」

    我:「啊,怎么说?」

    佩佩:「因为刚刚我妈咪开我的车要去找老同学,你可以骑车过来接我和玲

    玲过去你那边了!」

    我故意装遗憾说:「真的吗!?可惜!我现在已经不在宿舍了说!」

    佩佩惊讶地问我说:「为什么你不在宿舍?你昨天不是还来我们家吗?」

    我:「因为今天一早我爸打电话给我说,阿外临时住院,要我赶回去。」

    佩佩失望地问说:「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难得我可以休息一个礼拜说。」

    我:「不清楚,大概要2、3天吧。」

    佩佩无奈地说:「喔,那你回到宿舍再跟我讲!……等一下,玲玲要跟你讲

    话。」

    佩佩把手机给了玲玲后,我依然照着骗佩佩的那套剧情跟玲玲重复了一遍,

    玲玲听完虽然失落,但沒有佩佩沮丧,反正学校一开学,玲玲还是和我住在同一

    个宿舍。

    应付完佩佩和玲玲,就等婉姨的到来。过了十来分钟,婉姨终于到了我的住

    处,双手还提着一些青菜来。

    我好奇地问说:「婉姨妳等一下要煮饭喔?」

    婉姨笑着说:「对啊,听小卉说你们这边有简易的厨房用具,所以想说亲自

    下厨煮给你们吃啊!」

    我:「婉姨真是贤慧,那像小卉这女人只会吃不会煮,看来还要跟婉姨多学

    学!」

    小卉气说:「什么嘛!好歹我会煎蛋跟煮泡面好不好!」

    我和婉姨笑了笑,婉姨对小卉说:「不然等一下小卉跟我去厨房帮忙弄,顺

    便学一下做菜!」

    于是婉姨和小卉去厨房煮午餐,好不容易煮好了一些饭菜后,3人快速地把

    桌上佳餚吃的一干二净!婉仪和小卉收拾好餐具,我则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

    婉姨收拾完餐具,坐在我旁边撒娇说:「小武,吃完了正餐,你还想不想吃

    饭后水果啊?」

    我好奇地问说:「婉姨妳刚刚还有买水果吗?我怎么沒看到?」

    婉姨用她巨大乳球磨蹭我的手臂说:「你沒看到这么大颗的青木瓜吗?」

    我终于了解婉姨的意思,笑着亏说:「这么大的木瓜我吃不下啊!」

    婉姨嗔说:「不管啦~」

    小卉笑说:「嘻嘻~小武心理其实也很期待跟两个F-cup的爆乳美女一

    起玩3P吧!」

    我尴尬笑说:「最好是啦!讲的我好像哈婉姨这爆乳美女很久了!」

    小卉和婉姨都咯咯地笑了出来,小卉主动地把我的裤头解开,掏出我的大肉

    棒含了起来,拗不过眼前两个爆乳美女,身体不争气被小卉挑起欲火。

    ***((过场肉戏,请自行想像))***

    在小卉的房间里,过了将近2小时,小卉和婉姨被我幹的躺在床上满足地喘

    气着,我则趴在婉姨和小卉的中间,继续抚摸两人那硕大的奶子,过了一会儿,

    婉姨淫媚地跟我说她还想要。

    这下换我哀求说:「啥~婉姨妳还想要喔!?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今天都已

    经射了2次了!妳真的要我精盡人亡吗!?」

    看来「女人30如狼,40如虎」果真不假!婉姨一点也不害臊在小卉面前

    说她还想要。

    婉姨继续撒娇说:「寒假完,人家就要出国了,剩沒一个月可以被小武的大

    鸡巴幹啊!更何况还要找藉口才能避开佩佩和玲玲。」

    我苦笑说:「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行了!」

    婉姨任性地说:「不管啦!不管啦!人家还要嘛!」

    小卉看我为难的样子,帮我劝婉姨说:「婉姨,先让小武休息一下,我们先

    一起去洗澡好不好!?」

    婉姨像个小孩子似的,被我和小卉半推半劝地走进浴室,3个人洗起鸳鸯浴

    ,一次跟两个拥有F-cup的爆乳美女洗澡,真是一大享受,两头乳牛一前一

    后地用大奶子帮我洗澡。洗了将近一小时,我回去我的房间换衣服,小卉则带着

    婉姨去她房间换衣服。

    我换好衣服后先到客厅看电视,过了十几分钟,小卉和婉姨才走出房间,由

    于婉姨的身高和小卉差不多,所以小卉的衣服婉姨也都可以穿,当然,小卉的衣

    服大多是火辣辣的清凉款式。

    婉姨身上穿的是低胸的长袖毛衣,下半身只穿短裤。婉姨一到客厅马上坐在

    我旁边抱着我一起看电视,小卉也一并坐在我旁边。

    趁婉姨去上厕所时,我赶紧向小卉求救说:「怎么办啊!沒想到婉姨这么飢

    渴,再这样下去,我的老二铁定会被磨成点滴针头的啦~!」

    小卉笑着说:「嘻嘻~小武你也会怕喔!」

    我皱眉说:「唉~別挖苦我了啦!妳帮我想想办法!」

    小卉不在意地说:「找你爱吃的『日本料理』求救啊!搞不好婉姨会知难而

    退,天底下哪有老妈抢自己女儿的男友!」

    我冷冷地说:「哼哼!还找佩佩咧!我怕到时被侯家母女来个『3国联军』

    ,那不就糗了!妳这方法太过危险了!」

    小卉亏我说:「嘻嘻~还差5国才8国联军,怕什么!」

    我捏了一下小卉的嫩乳说:「哼~妳不想帮忙的话,我就搬去台北每天吃日

    本料理和路边摊!」

    小卉听到我的威胁,咯咯笑了笑说:「那你手机借我,我先去找些人来宿舍

    打麻将。」

    我苦闷说:「现在都要唱500的空袭警报了,妳还有心情找人打麻将!」

    小卉:「呵呵~先找人来撑场嘛!拖一天是一天啊!」

    我抱怨说:「妳这方法也太消极了吧……」

    小卉忽略我的抱怨,笑着问说:「那你的手机放在哪?」

    我:「我的手机放在我的房间书桌上,妳自己去拿吧!」

    因为我的手机有纪录班上大部分同学的电话,小卉找人比较方便。小卉进了

    我的房间不过几分钟,就走回客厅坐在我旁边。

    我讶异地问小卉说:「这么快!?妳找了哪些人啊?」

    现在是寒假过年其间,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回老家过年了,能找的牌咖其实

    不多,小卉居然只打了一通就找到人了!?

    小卉:「这种时候还能够找谁啊?还不是跟去年一样!」

    我想了一下说:「妳不会又是找小A跟黑皮吧!?」

    小卉笑说:「嘻嘻~小武都还记得啊~」

    去年的这个时候,小卉在我宿舍打脱衣麻将改变了我的一生! XD

    我亏小卉说:「呵呵~去年这时候,我居然中了乳牛计啊!!」

    小卉打了我一拳:「吼~什么乳牛计!我也牺牲很大好吗!还免费帮小A那

    猪哥口交一次!他还趁机捏我的胸部耶!现在想到还有气!」

    我笑说:「呵呵~少来!明明是妳赚很大!这『假输钱,真骗色』的绝招,

    也只有妳想到的到!」

    小卉被我调侃,气的不停捶我的肩膀!

    婉姨刚好从厕所出来,看我和小卉在一旁嘻鬧,好奇地问我说:「什么『假

    输钱,真骗色』的绝招?婉姨听不懂。」

    我笑着把去年寒假的打脱衣麻将经过告诉了婉姨,小卉则害羞地求我不要讲

    ,婉姨听完事情经过,噗哧地笑了出来。

    婉姨亏小卉说:「嘻嘻~想不到小卉还真是大胆!居然想的出这种招数!」

    小卉脸红说:「吼~婉姨不要笑我啦~当初我只想色诱小武而已,谁知道结

    果输的这么惨!」

    我和婉姨继续调侃小卉一阵子才罢休,过了10几分钟,门铃响了,我站起

    来准备去开门,婉姨急忙拉住我。

    婉姨表情有点不悦问我说:「怎么这时候会有人来找你们啊?」

    我看了看小卉,对婉姨说:「哈!因为一直看电视也蛮无聊的,难得过年,

    所以我找了同学来打一下麻将。」

    婉姨微嗔说:「这样有別人在,人家就不能跟你亲热了啊!」

    我安慰婉姨说:「我们会很快打完啦~」

    婉姨轻哼了一声,有些生气地坐在沙发上。

    小卉忽然说:「小武,等一下不要说婉姨是佩佩和玲玲的妈妈,就说是你的

    小阿姨特地来看你。」

    我不解地问说:「为什么啊?」

    小卉:「要是佩佩她们不在,她们的妈妈却在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和婉姨点了点头,都觉得小卉说的有道理。3人套好话后,我就去开宿舍

    的门。开了门,只见小A和他朋友扛了一箱啤酒和一些零食来,小A进门后,气

    喘吁吁地把啤酒放在地上,小A矮胖的身材,平常都窝在家里打OLG,要他扛

    一箱啤酒爬上来的确是辛苦他了。

    我笑着对小A说:「这又是小卉叫你买的吧?」

    小A苦笑说:「哈~对啊!」

    我看了看小A的朋友,问小A说:「他是你朋友吗?」

    小A:「对啊!他是我国中同学土炮,放寒假回来,刚好小卉问我要不要打

    ……麻将,就跟我一起过来了!」

    土炮:「哈~你们好!」

    虽然土炮礼貌地打招唿,但他的眼珠子不停来回地在小卉和婉姨的大奶子前

    瞄着,尤其是婉姨穿着低胸的上衣,大半的乳球躺露在外。小卉知道土炮在瞄她

    的胸部,不在意地准备麻将桌。

    小A小声问我说:「这位阿姨是谁啊?胸前的奶子居然跟小卉一样大!」

    我:「她是我妈妈的妹妹,今天特地过来看我!跟我小阿姨问好一下!」

    小A和土炮齐声说:「小阿姨好!」

    婉姨淡淡地回说:「你们也好!」

    婉姨也知道小A和土炮在偷瞄她胸前的大奶子,文静的个性,让婉姨跟着小

    会默默地准备麻将器具。

    等小卉准备好后,便和我们说:「等一下你们打好了,我在教小阿姨打!」

    不知道是不是土炮一直盯她们俩的胸部,让小卉不是很想打。我仔细打量一

    下土炮,身高比小A高些,中等身材,长的一脸猥亵的模样,想必也是不受女生

    欢迎。男人猪哥是天性,但也不用表现在脸上啊!看来还真是物以类聚,小A和

    土炮真是哥俩好!

    于是我和婉姨、小A、土炮抓好位,坐下开始洗牌。

    小A问说:「等一下打多大的啊?」

    土炮:「我是沒差,不要超过50/30就好!」

    婉姨忽然皱眉说:「这么小!我都习惯打500/100的说!」

    我听到婉姨的话,差点喷饭!怎么婉姨忽然变的跟佩佩一样,麻将都打这么

    大!?小A和土炮也被婉姨吓到,直说玩不下去!

    小卉看到我们惊慌失措的样子,笑着说:「呵呵~你们这些男生怎么这么峱

    啊!?都敢盯着我和小阿姨的奶子狂看,居然不敢打500/100的!」

    小A和土炮被小卉讲出丑态,两人尴尬地低着头。

    我赶紧缓颊说:「那是因为小卉跟小阿姨长的太漂亮,身材又好,正常的男

    人都会忍不住看啊!妳就不要怪他们了!而且500/100真的太大了,打完

    这次麻将,运气差一点连压岁钱也都沒了!」

    小A和土炮听了我的话频频附和。婉姨听到我的赞美则是害羞低着头。

    小卉白眼说:「哼!真是沒用!每次都打30/10的也沒意思,反正你们

    带了1箱啤酒来,不如被胡的人就喝一杯啤酒,怎么样?」

    我和小A、土炮互看,反正买酒来都是喝的,这样玩也是可以。

    小A:「OK,我沒意见,就先这样玩吧!」

    我:「那我也沒意见,偶而改罚喝酒也挺有趣的!」

    婉姨应该是想用500/100的输赢吓走小A和土炮,但是看我答应小卉

    的提议,也只好乖乖地陪我们玩。

    于是众人开始打起东风东局,婉姨起庄,下家依序是我、土炮、小A。每次

    婉姨摸牌、捨牌,胸前的大奶子都会随之晃动,坐在对家的土炮看的两眼发直,

    小A也是狂偷瞄婉姨的白皙乳沟。才摸沒几把,婉姨居然就庄家自摸!

    土炮谄媚地夸赞婉姨说:「想不到小阿姨这么厉害,这么快就自摸了!」

    婉姨敷衍回答:「还好啦~」

    土炮边说眼珠子还是盯着婉姨的奶子看,婉姨也被看的不敢直视前方,坐在

    婉姨旁的小卉则瞪了土炮一眼,土炮才稍微收敛些。看了土炮的猪哥的行为,心

    里感到有些不快,早知道就不要找小A来了,想不到还有人比小A更白目,毫无

    礼貌地直盯小卉和婉姨的奶子看。

    我拿出一罐啤酒说:「那我们三个各喝一杯啰!」

    小卉:「等一下,庄家胡要在多一杯!」

    我:「啥!?妳刚刚又沒说!」

    小卉不屑地说:「不然庄家是当心酸的吗?」

    土炮色瞇瞇地看着小卉说:「嘿嘿~沒问题,多一杯就多一杯,大美女別生

    气!妳说什么我们都照做!」

    小卉沒好气地说:「幹麻?老娘跟你很熟吗!?叫的那么亲热!」

    土炮踢到小卉的铁板,还是厚脸皮地陪笑着。小A则暗示土炮不要惹小卉生

    气。我从厨房拿出一串纸杯,打开啤酒罐,我和小A、土炮各喝了两杯啤酒。

    小卉看我们喝完马上吆喝说:「喝完赶快洗牌,我们准备要连庄呢!」

    牌桌上的四人很快地继续洗牌,土炮洗牌的动作特大,不时把手伸到婉姨那

    边去,偷摸婉姨的手掌背吃豆腐,婉姨则加快洗牌速度好避开土炮的骚扰,小卉

    看在眼底也暂不发作。

    婉姨开门补花后,很快继续连1拉1的对局,摸了几把牌,婉姨看来已经听

    牌了,小卉在婉姨后面一脸等自摸的表情,我和其他两家看的都紧张兮兮。又摸

    了几把,婉姨摸起牌来犹豫了一会才把牌丢出来,我一看婉姨丢的牌,马上高兴

    地喊声胡了!!

    我笑着说:「婉姨这样要喝3杯啤酒喔!」

    小卉懊恼地说:「唉~可惜婉姨的一副好牌!」

    土炮想讨好小卉说:「沒关系啦~才东风东而已还有机会!」

    小A:「对啊~对啊~」

    小卉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我则帮婉姨倒了酒在杯子内,婉姨看着我笑笑地

    喝了3杯啤酒。等婉姨喝完,换我当庄家继续打下去。大概是婉姨连庄被我到了

    ,后来的牌运变的不是很好,加上小卉暗示要我盯死婉姨,所以大部分的啤酒都

    是婉姨喝的,清秀气质的瓜子脸因为喝酒变的红通通地。

    小卉替婉姨抱屈说:「真可惜~婉姨起手牌都不错,但就是不会进牌!」

    婉姨嘆气说:「沒办法~麻将就是3分实力,7分运气啊~」

    我:「嘿嘿~早知道婉姨今天运气差,就打500/100了!」

    小卉:「哼~来不及了!」

    土炮笑着接着说:「反正寒假还很久,时间还够打个几百雀!!」

    小卉冷笑说:「哼哼!又跟你不熟!谁说下次还要再找你来打啊!?」

    土炮又碰了一鼻子灰,只好闭上嘴安静地洗牌,我则赶紧打圆场要大家继续

    接下来的牌局。直到第二雀南风刚打完,婉姨又放枪,啤酒也刚好被喝光了!!

    我笑着说:「呵呵~婉姨又放枪了,啤酒又沒了,只好请婉姨再去买了!」

    土炮马上自告奋勇地说:「我可以帮小阿姨买!」

    已经喝了不少酒的婉姨,双唇含煳地说:「啊~不要了啦!我已经喝好多啤

    酒了!肚子里都是酒,很难过说~」

    的确,这场喝酒麻将打下来,大概有半箱多的啤酒都被婉姨喝了,婉姨中途

    也跑了好几次厕所。

    我:「可是还剩2风沒打完啊!?沒有酒要怎么惩罚?」

    小A和土炮也附和我,婉姨则茫然地看了看大家。

    过了一会,小卉忽然说:「不然剩下的2风,输的就脱一件衣服好了!」

    其他4人听到小卉的建议都吓了一跳!小A和土炮眼睛瞪的斗大。

    婉姨微怒说:「我才不要玩这种丢脸的惩罚咧!」

    正当我想要出口附和婉姨时,小卉作势要我闭嘴。

    小卉:「反正只剩2风,买一箱啤酒也喝不完,刚好过年玩个刺激一点的又

    无妨。」

    婉姨微嗔说:「可是……可是,其他3家都是男的!」

    婉姨身后的小卉,狂打暗号要我帮腔,看了看婉姨醉醺醺的样子,真不知小

    会打什么主意?虽然会对不起佩佩跟玲玲,但还是先听小卉的指示做。

    我亏婉姨说:「小阿姨妳幹麻这么担心,接下来搞不好是我们3个男生脱光

    光,胯下的大肉棒都被妳和小卉看光光了呢!」

    土炮接着淫笑说:「嘻嘻~!我的老二可真的是大肉棒喔!」

    小卉瞪了土砲一眼,小A则急忙地要土砲闭嘴,免的小卉翻脸赶他们走!

    婉姨听到我说到大肉棒3个字,低头害羞地说:「可是……可是……」

    小卉:「小阿姨,放心啦~他们不会说出去的,只是过年打好玩的!」

    小A和土炮赶紧接着说:「对对对!只是打好玩的!我们也不会说出去!」

    婉姨看了看我和小卉,感觉只剩她一个人不配合,终于低头小声地答应说:

    「好啦……输的就脱衣……只有脱衣服喔!沒有其他的惩罚了……」

    小A和土炮听到婉姨终于松口答应,原本猪哥的表情更显猥亵,眼珠子不停

    在婉姨的大奶子上打转!

    小卉:「那就从西风起,小阿姨起庄,现在开始就是被胡的人要脱一件衣服

    ,庄家台再多加一件喔!」

    小卉转头对婉姨笑着说:「咯咯~小阿姨当庄家可不要先被胡了呢!」

    婉姨微怒说:「吼~小卉!不要给我触霉头啦!」

    4人拿完牌,婉姨开门补完花,丢了第一支牌后,脱衣赌注正式开始。因为

    第二雀婉姨坐我下家,所以听小卉的指示,完全盯死婉姨,不给她任何进牌的机

    会。果然,婉姨似乎进牌不顺,小A和土炮也似乎打算只到婉姨的牌。沒多久,

    小A到了婉姨的牌!

    婉姨一脸不甘愿地说:「吼!都是小武啦!你幹麻盯我盯这么紧啊!?害我

    很难进牌!」

    我故意双手一摊说:「沒办法啊~我的起手牌很烂!」

    婉姨:「这样害我要脱一件衣服!」

    小卉笑说:「嘻嘻~是两件喔!小阿姨刚刚是庄家呢!」

    婉姨大声抱怨说:「唉呦!早知道就不答应玩了啦!」

    我笑着对婉姨说:「呵呵~小阿姨年纪比我们大,更要愿赌服输啊!!」

    婉姨看着我哼了一声,又看了看小A和土砲猥亵的表情,双手不甘愿地慢慢

    脱掉自己身上的上衣。婉姨才把毛衣上翻到头部,被内衣包覆的F-cup巨乳

    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小A和土炮勐盯婉姨那白皙的奶子看。由于婉姨穿的内衣

    罩杯是半罩式,只能掩盖乳晕的2/3,剩下的1/3深色乳晕露出罩杯之外。

    土炮吞了吞口水小声说:「幹……好大……奶子跟乳晕都是!」

    小A:「对啊!跟小卉的……」

    小卉马上插话对小A说:「怎么!跟我的怎么样!?」

    小A见状,龟缩地回说:「沒事……沒事……」

    小卉警告小A说:「哼~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因为小A在去年寒假不但看了小卉的裸体,还狂捏了她的大奶子好几把!本

    来小A应该是想说婉姨的奶子跟小卉一样大,却被小卉把话给硬逼了回去!

    等婉姨脱下毛衣,发现小A和土炮勐盯自己的胸部看,这才发现自己的乳晕

    露出了一部份出来,婉姨拼命地想把罩杯往上拉,但还是沒法完全覆盖。

    小卉亏婉姨说:「嘻嘻~婉姨別遮了啦~反正都被看光光了!妳还有裤子要

    脱呢!」

    婉姨红通通的脸既害羞又生气,又弄了一会,婉姨才放弃遮盖露出的乳晕,

    不甘愿地脱下她的短裤。

    婉姨身上只穿着深紫色的内衣裤,硕大的奶子挂在婉姨丰满的胸前,因为喝

    了不少啤酒关系,原本白皙的乳球肌肤变的通红,小A和土炮看的口水狂吞!

    婉姨哭丧地说:「看什么看!赶快打完这局麻将啦!!」

    听到婉姨的话,小A和土炮才回过神来洗牌。接下来的两风,小A和土炮被

    婉姨的大奶子迷惑住,分別也脱到只剩内裤,两人松夸的四角裤早已被勃起的老

    二撑的鼓胀。

    轮到我当庄家时,我的上家土炮刻意餵了我几张牌,我可以猜出土炮的意图

    ,只要我连庄下去,终究会胡到婉姨的牌。摸沒几把,婉姨丢出我要胡的牌,正

    当我犹豫的时候,小卉一个眼神要我倒牌。看了看小A和土炮,心想便宜了你们

    这两个猪哥。双手一推喊了一声「胡了」,婉姨惊慌地说不出话来!

    婉姨沮丧地说:「……小武!!……你幹麻到我的牌啦!!」

    我笑说:「呵呵~我想看看小阿姨的裸体啊!」

    婉姨害羞地说:「……我的裸体……你……你……不早就……」因为小A和

    土炮在场,婉姨只能把话往肚里吞!

    小卉笑说:「呵呵~这下小阿姨要脱光光了喔!」

    婉姨转头看小卉:「怎么……连妳也……」婉姨这时才明白,自己已经被我

    和小卉设计了!

    我附和小卉说:「对啊~小阿姨要愿赌服输喔!不然妳的外甥我可会有样学

    样喔!」言下之意,要是婉姨不脱,我也不会履行把婉姨当砲友的约定。

    婉姨娇羞说:「吼!你们居然联合欺侮小阿姨!!」

    土炮猥亵地说:「呵呵~小阿姨的身材这么好!让我们开开眼界一下又不会

    少一块肉!」

    小A也亏婉姨说:「对啊!愿赌服输!」

    婉姨瞪了土炮和小A一眼,又看了看我。

    婉姨微怒说:「脱就脱啊!我还会怕你们这些小鬼头吗!」

    -----------------------------------

    >> 2017春节特辑 <<

    (四)熟女人妻(下)

    为了接下来的寒假能和我亲热,婉姨逼不得以的就范,玉手缓缓伸到背后,

    解开内衣的扣环,粉臂一缩,深紫色的内衣顺势滑落了下来,白皙硕大的奶子露

    了出来,深色的大乳晕也被看的一清二楚。小A和土炮看的目不转睛!

    土炮叫说:「哇塞!小阿姨的胸部这么大!什么罩杯的啊!?」

    婉姨哼了一声说:「幹麻跟你讲!有得看就不错了!继续打啦!」

    小卉笑说:「嘻嘻……小阿姨,妳还要再脱一件呢!小武现在是庄家喔!」

    婉姨看了看众人,不甘愿地把双手伸到牌桌下慢慢脱下自己的内裤,做婉姨

    下家的小A歪着头想要偷瞄婉姨的私处,被婉姨骂了回去。接着,继续我的连1

    拉1,这次我幸运的自摸了!每个人都要再脱2件衣服。

    小A嘆说:「小武今天还真旺!居然让我们3人的衣服都脱光了!」

    土炮刻意站了起来脱下他的四角内裤,跨下黝黑的大老二早已勃起坚挺着。

    婉姨看到土炮的老二,表情微微一愣,装作不在意的洗着牌。

    土炮自傲的说:「怎样!我的老二够大支吧!足足有20CM长喔!」

    小卉冷冷地看了土炮一眼,转头对婉姨说:「小阿姨也被胡了,也该有些惩

    罚吧!」

    婉姨被小卉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说:「还要什么惩罚啊!?我都已经脱

    光光了!」

    小卉笑着说:「就是因为沒有衣服可脱,才要有其他的惩罚啊!」

    小A和土炮马上附和小卉的提议,在一旁鼓躁着!

    婉姨紧张地快哭了说:「妳们这些大学生怎么花样这么多!?妳们还想要怎

    么惩罚啊?」

    小卉:「因为小武是庄家,那惩罚小阿姨被小武摸胸部跟私处好了!」

    婉姨大叫说:「不行啦!!妳们先前又沒有说!!」

    小卉:「嘿嘿……小阿姨妳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已经很开放了吗!」

    说完,小卉命令我去强摸婉姨的奶子跟淫穴。我站在婉姨的背后,右手捏她

    的大奶子,左手则往淫穴爱抚!婉姨因为怕我反悔寒假不跟她做爱,所以也不敢

    反抗,大剌剌地在小A、土炮面前被我玩弄着。

    才抚摸沒多久,婉姨就呻吟说:「啊啊……小武够了!……赶快住手……这

    里还有別人啦!」

    看到婉姨娇喘的样子,土炮淫笑说:「嘿嘿嘿……想不到小阿姨这么淫荡,

    才被摸几下马上就爽的歪歪叫!」

    婉姨反驳说:「哪有!……我才沒有爽歪歪!……啊啊……」

    小A马上歪头偷瞄婉姨裸露的下体,也淫笑的附和说:「嘿嘿嘿……小阿姨

    下面都被小武摸到溼了,还在嘴硬!」

    婉姨被小A和土炮口头上的调戏,一时之间还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害羞地低

    头被我玩弄着。

    这时小卉不知何时偷偷拿了一台DC,把婉姨被我摸的画面拍了下来!

    婉姨发现被小卉偷拍,紧张地说:「小卉!妳……妳怎么可以偷拍啦!」

    小卉奸笑说:「嘿嘿……只是当做纪念啊!」

    婉姨知道事态严重,奋力的把我推开说:「小武!够了,不要再摸了啦!」

    由于左手都是婉姨的淫液,我特地拿了卫生纸擦一下手掌,小A和土炮看了

    我的动作,都对婉姨猥亵地淫笑着。婉仪也被小A和土炮看的娇羞不已,知道自

    己淫荡的丑态被看光光,低头看着牌桌自顾自的洗牌。

    等我擦完手,坐下来继续洗牌,土炮色瞇瞇地问我说:「嘿!小武,你小阿

    姨的奶子摸起来感觉如何啊!?」

    从土炮一进来就死盯着小卉和婉姨的胸部看,让我对他沒啥好感,淡淡地回

    说:「喔……就跟一般女生的胸部一样啊!」

    土炮:「嘿嘿……摸起来应该很爽吧!」

    我:「还好啦……不要聊了,赶快洗牌啦!」

    将麻将堆砌好后,开始我连3拉3的庄家局,由于刚刚我摸了婉姨的巨乳,

    小A和土炮也将目标便成要胡婉姨的牌。为了避免婉姨被这2个猪哥羞辱,我也

    不盯婉姨,朝最快胡牌的理排方式打,但天算不如人算,沒料到土炮居然比我还

    早胡牌,还是自摸!

    这下土炮高兴的大叫说:「哈哈哈……我也可以捏爆小阿姨的大奶子啦!」

    婉姨听到土炮淫秽的狂语,表情非常地懊恼!后悔自己沒事幹麻打这脱衣麻

    将,落的现在的惨况。土炮站起来走到婉姨前面,刻意让黝黑的肉棒挺立在婉姨

    的面前,婉姨则把头往旁边看。

    土炮一边用手揉捏婉姨的2粒木瓜奶,一边羞辱婉姨说:「喔……小阿姨妳

    的奶子真是又大又软,妳的老公一定是每天照三餐幹妳吧!」

    婉姨小声地说:「要你管!……都摸到了,你可以放手了!」

    土炮淫笑说:「刚刚小武都摸了10几秒,我才摸沒多久咧!」说完,土炮

    捏住婉姨粉嫩的乳头,不停的拉扯、搓揉!

    婉姨开始呻吟说:「啊啊……你快给我住手!……你不要乱捏啊!」

    土炮羞辱说:「嘿嘿~真是淫贱的小阿姨,淫穴刚刚被小武摸到溼了,现在

    我才摸沒几下,感觉又上来了吗!?」

    婉姨想把土炮的双手推开,双手不小心碰到土炮的肉棒,婉姨反而愣了一下

    ,随即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部。

    土炮淫笑说:「呵呵……怎么样!?我的大鸡巴又粗又硬,小阿姨想不想要

    来一砲啊!?我的外号可不是叫假的,被我幹过的援交妹都爽到不行!」

    婉姨低头微怒说:「关我屁事!你都摸过了,可以住手了!」

    我看土炮还要再说下去,马上帮腔说:「喂!土炮,你也摸够了!赶快坐回

    位子上啦!」

    土炮看我长的比他壮很多,鼻子一摸悻悻然地坐回位子上。接下来最后的北

    风圈从婉姨开始当庄,事关自己的肉体,婉姨打起来特別的小心翼翼。

    土炮淫笑问说:「嘻嘻……要是我这次又到了小阿姨的牌,还有再更近一步

    的惩罚吗!?」

    婉姨沒好气地回:「哼!你们別想太多了!最多就让你们摸胸部而已!」

    虽然婉姨这样说,土炮和小A还是不停猥亵地笑着,看到这两人的表情,不

    要说婉姨,我都很想扁下去了!早知道就不要叫小卉想办法,也不会找了这两头

    欠人扁的猪头来!

    摸了沒几把,婉姨似乎听牌了,这时婉姨对我们说:「如果这次我自摸了,

    那就结束这变态又无聊的脱衣麻将!」

    小A和土炮表情大变!土炮赶紧说:「啊!?哪有这样的!那我们3个少当

    一次庄家耶!」

    婉姨微怒说:「不然咧!本来也沒说要被摸身体的,我还不是被你们摸了!

    而且就算我胡了,我也不想摸你们的的身体!不接受的话,那我就不玩了!」

    小A和土炮两人面面相觑,小卉则是有些慌张,看来是她的计谋快被婉姨给

    破坏了。

    我接着婉姨的话说:「我是沒差啦~反正小阿姨牺牲也很大了!」

    小卉看婉姨的态度很硬,也只能说:「好吧!那就照小阿姨说的话做了!」

    婉姨看着都大家沒有意见后,开始继续牌局。每当婉姨一摸牌,小A和土炮

    就显得非常地紧张,深怕婉姨一不小心就自摸!土炮也一付下车的模样,拼了命

    的餵我好牌吃,不过,我实在不想婉姨再被他们两个人蹧蹋,所以也都是乱打。

    过了几把,换婉姨摸牌,婉姨玉手一摸、脸上一喜,马上高兴地大喊「庄家

    自摸」并倒牌!婉姨的牌面是清一色索子,听了好几个洞,怪不得敢呛自摸就不

    打了!小A和土炮面如死灰,白皙的大奶子随他们而去!

    婉姨高兴地说:「呵呵~这种牌怎么可能不自摸!哼!可惜沒玩钱,便宜你

    们这些色狼了!」

    小A抱头失望地说:「怎么会这样!?我都还沒摸到小阿姨的大奶子啊!」

    婉姨瞪着小A说:「哼~你还在妄想摸我的胸部?去找援交妹比较快啦!」

    婉姨难得会讲这种沒气质的话,看来真的是被土炮摸到胸部动了真气!趁婉

    姨洋洋得意的时候,小卉静静地看着婉姨的牌。

    小卉忽然说:「等等……小阿姨妳的牌好像有少耶~妳要不要算算看!」

    婉姨失声叫着说:「怎么可能!?为什么会少牌!?」

    小A和土炮发现事有转机,兴奋地帮忙数婉姨的牌,1、2、3……14、

    、15、16,众人发现婉姨的牌只有16张,还少一张牌!!

    小卉笑说:「嘻嘻……这下子是小阿姨诈胡喔!要一赔三家呢!!」

    婉姨着急地哭丧说:「呜呜……这怎么可能啦!!」

    土炮淫笑说:「嘿嘿!这下小阿姨要怎么赔偿我们3家啊?」

    小A笑着附和说:「对啊!对啊!一赔三喔!」

    看到婉姨的处境,我疑惑地问说:「这……这……也太奇怪了点,怎么会忽

    然少一张?」

    小卉急忙说:「搞不好是婉姨喝多了,刚刚拿花忘记补牌了!」

    婉姨沮丧地说:「呜~小卉,真的是这样吗!?怎么妳沒有提醒我啊!」

    已经喝了大半箱啤酒的婉姨,早就一付醉醺醺的模样陪我们打麻将,忘记补

    花也是有可能的。只是现在不知道一赔三的诈胡该如何惩罚?

    土炮猥亵地说:「嘻嘻嘻~这下小阿姨赔的可大了!庄家、清一色、门清自

    摸、花字、诈胡,这至少有14台!而且刚刚还跟我们呛说自摸就不玩了!这下

    妳反而诈胡,可不是摸摸奶子就可以了事的!!」

    婉姨害怕地问说:「不然……不然你们想怎么样!?」

    土炮淫笑说:「当然要更深入的惩罚啊!譬如一人来一砲之类的……」

    婉姨红着脸大叫:「不可能!……想都別想!!我才不会跟你们打一砲!」

    这当我想要帮婉姨说话时,坐在婉姨后面的小卉,冷不防地用手撑开婉姨的

    双腿,淫笑说:「小阿姨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倒挺老实的!明明下面都这么溼了

    ,还在装纯洁呢!!」

    听了小卉的话,让我一时不知所措!小A和土炮则马上站起来移开麻将桌,

    婉姨溼漉漉的淫穴马上被他们看光光,椅子上似乎还有淫水的反光,看来婉姨的

    淫液已经多到流了出来!婉姨害羞地遮住自己的私处。

    婉姨恐慌地大喊:「小卉!!妳在幹什么啊!?快把手放开啦!!妳怎么忽

    然变成在帮他们啊!?」

    土炮淫笑说:「嘿嘿嘿……原来小阿姨这么想被我们幹!要早点说啊!」

    小A附和说:「是啊!是啊!我还沒幹过这么漂亮的大奶熟女呢!」

    婉姨急忙反驳说:「我……我才沒有想被你们幹咧!你们別肖想了!!小卉

    妳快放开我啊!」

    小卉笑说:「呵呵~真的吗?小阿姨中午不是还跟我抱怨妳欲求不满吗?妳

    那工作狂的老公不是好几年都沒碰妳了!?」

    这下我终于知道小卉在打什么主意!!为了消磨婉姨的慾火,只好找更多的

    男人来满足婉姨,打麻将根本只是个幌子!!只是让小A跟土炮上了婉姨,真是

    便宜这两个猪哥了!!

    婉姨听到小卉说词,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小卉!……妳……妳……」

    土炮:「嘿嘿……看来大美女小卉说的沒错!小阿姨真的是欲求不满!连反

    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婉姨红着脸反驳说:「才……才不是!!我才沒有欲求不满!!」

    小卉笑着亏婉姨说:「嘻嘻……小阿姨在骗人!自从碰了土炮的鸡巴后,肉

    穴就开始流出淫水出来说!」

    婉姨羞愧地大叫:「哪……哪有!……小卉……妳不要乱说!」

    土炮淫笑说:「小阿姨还在嘴硬!明明椅子上都湿了!」

    土炮一边说一边摸婉姨的奶子,婉姨也拼命闪躲土炮的咸猪手!

    婉姨眼看大势不妙,哭丧地求我解围说:「呜……小武!你快来救救我啦!

    听到婉姨的求救,也让我非常的不捨!而且还是佩佩跟玲玲的亲生母亲!只

    能怪我能力不够,养不起这么多小老婆啊啊啊……!!

    我无奈地说:「小阿姨,现在这情况我也很难帮妳啊!谁叫妳诈了这么大台

    的胡!!我只能说,在妳沒说想要被幹之前,我们只会玩弄妳的身体!」

    最后,我还是把决定权还给婉姨,如果婉姨真的受不了,要求被我们幹,这

    也是婉姨自愿的!虽然如此,我仍觉得最后小A和土炮还是可以上了婉姨!

    土炮听了我的话,非常自傲地说:「嘿嘿嘿……放心好了~我铁定会让小阿

    姨爽到求我们幹死她的!」

    面对年轻强壮的少男肉体,诱惑着婉姨投诚,但婉姨还是持续抗拒说:「不

    行啦……!这样……这样……我怕人家会忍受……不……」

    小卉亏说:「嘻嘻……小阿姨是想说忍受不住,会求他们幹死妳吗?嘻嘻!

    婉姨羞愧地大叫:「不可能!我才不会求他们幹人家!!」

    土炮奸笑了一声后,要小A抓住婉姨的双手,他则蹲在婉姨的淫穴前。婉姨

    的大腿拼命的夹紧,不想被土炮看到私处。土炮则用双手撑开婉姨的双腿,丰厚

    的大阴脣配上微量的耻毛,只离土炮的眼睛不过十来公分,两片大阴唇间的缝隙

    冒出黑边小阴唇皱摺,缝隙下方还不时渗出淫水,一旁的小A也看的狂吞口水。

    土炮淫笑说:「嘿嘿……小阿姨的淫穴都这么溼了,根本就是一头欠幹的发

    情母狗!」

    婉姨哭泣地哀求着:「呜呜……求求你们放过小阿姨吧!人家的身体都被你

    们看过跟摸过了!不要玩弄再下去了啦!」

    土炮:「嘿嘿~只差沒幹过啊!小阿姨妳现在赶快求我们幹妳!不然等妳想

    要的时候,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给妳了!!」

    小A附和说:「是啊!是啊!」

    想不到土炮还会耍心机,把婉姨当作是耗子一样玩耍!而小A则是应声虫,

    只会照土炮的意思附和,真是标准有色无胆!

    婉姨拒绝说:「呜呜……別想我会求你们幹我!」

    土炮烙下狠话:「哼!臭婊子!看妳多会忍!!」说完,土炮把头靠向婉姨

    的淫穴,伸出舌头不停地在婉姨淫穴上翻搅,小A则改用单手抓住婉姨的一双玉

    手,另一只手则往婉姨的大奶子抓去。

    小A叫骂说:「喔幹……!又大又软的奶子!单一个手掌居然能遮到一半的

    乳肉!隔了一年,总算又可以狂捏这么大的奶子了!!」

    一旁的小卉轻咳了一声,暗示小A废话不要太多。这时小卉也开始DC录影

    功能,把婉姨被玩弄的丑态录了下来。

    婉姨开始呻吟说:「呜呜……你们快住手!不要再舔人家的肉穴了啦!……

    呜呜……人家的乳头也很敏感……不要再摸了……」

    我趁小A他们俩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问小卉说:「喂!妳这样子作好吗!?

    居然设计婉姨被小A他们轮姦!?」

    小卉笑着说:「嘻嘻~又不是设计玲玲被轮姦,你在担心什么?更何况也要

    等婉姨主动要求被幹,才能真的轮姦婉姨啊!」

    我担心说:「妳又不是不知道婉姨的性格,她可是淫荡姐妹俩的母亲耶!有

    其女必有其母!最后一定会哀求我们幹她的!」

    小卉忽然笑嘻嘻地问我:「不然我跟婉姨,你挑一个给小A他们轮姦好了!

    看你想要牺牲哪一个!?」

    我愣了一下说:「妳……妳不会是认真的吧!……前天要妳幻想被小A等人

    轮姦,妳不会现在就想要实现吧!?」

    小卉:「你先不要问这么多嘛!我跟婉姨,你选那个要被他们轮姦?」

    我不加思索地回说:「妳跟婉姨选一个,那当然是牺牲婉姨啊!」

    小卉高兴地说:「嘻嘻……小武果然还是最捨不得人家对吧!」

    我白眼说:「拜託!这时候妳计较我比较喜欢谁!婉姨现在已经是水深火热

    了啦!」

    小卉笑说:「就是因为婉姨慾火高涨,才要小A他们来救火啊!反正婉姨寒

    假完就会离开台湾,等明年过年,我们早就毕业了!妳就当作是婉姨的南柯一梦

    就好!」

    我沒好气地说:「妳讲的真轻松!要是被佩佩和玲玲知道,他们的妈咪被两

    个猥亵的猪哥轮姦,一定会气的要把我们海扁一顿!!」

    小卉吐了吐舌头,继续当她的AV摄影师。婉姨已经被土炮和小A玩弄近十

    分钟,白皙的大腿已经微微颤抖,看来婉姨的感觉已经上来了。

    土炮试图说服婉姨说:「嘿嘿……小阿姨!妳就不要再忍耐了!阴唇都已经

    变的红肿,阴蒂也充血成黄豆大小了,赶快求我们幹妳吧……!」

    婉姨强忍呻吟说:「啊啊……我才不会求你们幹我的……门都沒有……」

    土炮哼了一声说:「我看妳还能撑多久!」土炮这下舌头、手指并用,同时

    攻击婉姨的淫穴与阴蒂,小A也配合土炮,一边用嘴吸吮婉姨的乳头,右手手指

    也搓揉另一个乳头,婉姨被2人激烈的爱抚,激动地喊了出来!

    「啊啊……快住手!……你们快给我住手!……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感觉好强烈啊!求求你们停下来啦!……啊啊……」

    婉姨皱着柳眉,眼睛、双唇紧闭,强忍着敏感带传来的快感,白皙丰腴的裸

    体开始颤抖,修长的双腿拼了命的摆动,想要逃离土炮和小A的夹击!

    又过了十来分钟,婉姨竟被土炮舔到高潮,淫水流的满屁股都是,真是佩服

    土炮的毅力,婉姨的淫浪声也越来越无顾忌的乱叫。

    婉姨忽然撇过头小声地说:「啊啊……人家……人家投降了啦……现在……

    现在想要大鸡巴……」

    唉!婉姨最后还是屈服在土炮的淫威之下,羞耻地开口哀求被他们幹!!遥

    想婉姨3天前还是温柔贤淑的气质人母,只因为老公不能满足她的慾火,如今也

    堕落成人盡可欺的婊子!

    土炮得意地笑说:「嘻嘻……小阿姨妳刚刚说什么?我沒听清楚呢!」

    婉姨被反问的满脸通红,羞耻的回说:「啊啊……讨厌!你明知故问……」

    小A也淫笑说:「我也沒听清楚小阿姨的话啊!小阿姨是要大喇叭?还是大

    嘴巴?还是……大什么巴??」

    小A说完,和土炮2个人大声淫笑,婉姨被他们俩的言语羞辱的快哭了。年

    轻时候的婉姨,应该沒有被男人如此猥亵的戏弄过!看到婉姨楚楚可怜的样子,

    让我想要过去阻止他们,小卉则拉住我的手。

    小卉问说:「小武!你想幹麻!?」

    我气愤说:「我要赶快制止他们!不能让婉姨平白无故被他们轮姦了!」

    小卉急忙说:「你这样不就让我白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我:「就算要满足婉姨的性慾,也不用找小A和土炮这2个猪头吧!我只觉

    得婉姨被他们糟蹋了!!」

    小卉骂说:「吼!不找这种色胚,就算把婉姨脱光光绑起来,沒胆的人还见

    得敢幹咧!更何况若直接讲明要婉姨被其他人幹,婉姨也不见得会答应!她也一

    定会跟佩佩和玲玲一样,死黏着你好吗!」

    我无奈地说:「可是……可是……」

    小卉板着脸说:「哼!你可別忘了,一开始是你自己要我想办法的,现在已

    经如你所愿!那就不要跟我抱怨有的沒的!」

    我嘆了口气说:「早知道妳会这样搞碗姨,我就不求妳帮忙了!」

    小卉随口安慰我后,喜孜孜地在一旁等看好戏。

    婉姨虽然被土炮和小A嘲笑的羞愧不已,在他们两人的爱抚之下,婉姨忍着

    耻辱继续哀求着:「啊啊……求求哥哥们……把大鸡巴插进来……人家下面好痒

    好痒……」

    土炮继续羞辱婉姨说:「嘻嘻……什么哥哥!要叫好老公才对!再给我叫一

    次听听!」

    婉姨愣了一下,害羞地哀求说:「嗯嗯……好老公……请你赶快把……大鸡

    巴放进来……」

    土炮故意问说:「要放进哪里啊?妳身上有3个肉洞耶!」

    小A也附和说:「嘻嘻~对啊!有3个洞,我怕我们会插错地方啊!」

    婉姨被两人调戏弄的娇羞不已,顾不得尊严大喊:「呜呜……就是现在会流

    出水的那个肉洞啦!!」

    土炮脸上满是胜利的笑容,把婉姨调戏到喊着要被人幹!土炮站了起来,要

    婉姨坐躺在沙发上,白皙的双腿跨挂在沙发的扶手上,红肿溼漉的大阴唇像极了

    微醺过的生鱼片!让人想要一口吃净!

    土炮握住自己坚挺的老二,让龟头在婉姨的阴蒂上来回滑动,就是不插入那

    溼透了淫穴!

    婉姨忍受不住的问说:「啊啊……怎么还不进来?…人家都哀求过了……」

    土炮奸笑说:「啊!沒办法!谁叫小阿姨拖这么久才要我们幹妳!害我的老

    二都变软了,这下好像插不进淫穴哩!」

    土炮的老二明明还硬的跟铁棒一样,说这些话摆明就是要吊婉姨的胃口!

    婉姨羞愧地问说:「那……那要怎么办?人家已经受不了了!」

    土炮淫笑说:「嘿嘿……那小阿姨先想办法帮我的老二变硬啊……」

    婉姨脸红地说:「嗯……好……我知道了……」

    一说完,土炮把老二悬空在婉姨面前,婉姨伸出玉手握住土炮的老二,主动

    地帮土炮口交起来,黝黑的肉棒在婉姨嘴里进进出出,口交过程中不时发出滋滋

    声,土炮的表情爽的非常猥亵!而小A也在一旁狂摸婉姨的大奶子!

    土炮摸着婉姨的头,高亢地说:「喔幹……!小阿姨真是会吸!比外面的援

    妹还厉害!我看小阿姨一定是常常帮男人吹喇叭吧!」

    婉姨含煳地说:「嗯恩……沒有…人家只帮老公口交过而已……嗯恩……」

    土炮马上亏说:「嘿嘿……是啊,我现在也是妳的老公啊!只要幹过妳的都

    是妳的老公嘛!!嘻嘻!!」

    小A笑说:「哈哈……那小阿姨今天又会多了3个老公了!」

    婉姨急忙地解释说:「呜呜……人家真的只有帮1个老公含过啦……」

    土炮满足地笑了笑,继续让婉姨帮他吹喇叭,过了几分钟,土炮把老二抽了

    出来,对婉姨说:「幹!真是有够爽!差点就要喷了!现在妳吐口水在我的龟头

    上!」

    婉姨看了看土炮,乖乖地照做,吐了几口口水在土炮的老二上。土炮接着要

    婉姨用她的大奶球帮他乳交!叫碗姨吐口水则是要当润滑剂用。婉姨从两侧挤压

    自己大奶子,其乳肉多到足以把土炮的老二包覆大半,接着婉姨卖力的帮土炮的

    老二乳交,土炮也满足的享受着!当然我是不会再跟土炮说婉姨还有筷子绝技!

    土炮夸赞婉姨说:「真是淫贱的大奶子!用来打奶炮真是有够爽的!」

    婉姨低头哀求说:「嗯嗯……土炮……好老公的大鸡巴……已经很硬了……

    可以……可以……帮人家止痒了吗?」说到后来声如细蚊。

    土炮淫笑说:「嘻嘻嘻~小阿姨这么急啊!?我的奶炮打的正爽咧!」

    婉姨像似飢渴的母狗,不停哀求着:「呜呜……人家下面好空虚……」

    土炮正要继续调戏婉姨,小A在一旁插话说:「妈的!死土炮!刚刚的口交

    跟乳交都是你在爽!也该换我爽一下了吧!」

    土炮笑了笑,换小A坐在沙发上,并命令婉姨站在小A面前,弯着腰帮小A

    含老二,小A的阴茎就沒有土炮巨大,婉姨含起来特別轻松。

    接着土炮双手扶着婉姨的腰,红紫的龟头顶在婉姨的淫穴前,用力一挺,黝

    黑的大肉棒撑开大阴唇滑了进去,阴唇内的绉褶也跟着肉棒捲入阴道深处!婉姨

    的双唇也随着肉棒的插入呻吟着!土炮把自己的阴茎插到底后故意不动。

    婉姨愉悦的呻吟:「啊啊……大鸡巴终于进来了……啊啊……怎么?……大

    鸡巴赶快动啊!……怎么不动了?……」说到后面,婉姨显得越失落。

    土炮调戏婉姨说:「嘿嘿~我这个人有个坏习惯,再幹女人之前,要先听女

    人大声求我幹死她10次,我才有幹劲!」

    婉姨羞愧地说:「你这个人……怎么……会有这种怪习惯啊!?……」

    小卉拉着我的手小声说:「嘻嘻……看来这个土炮还蛮会戏弄女人的,跟你

    一样变态呢!」

    我反驳说:「呸呸呸!我比土炮好多了吧!我才不会像他们那么猪哥咧!」

    小卉亏说:「是吗!?小武忘记去年寒假,人家第一次被你幹的情形吗?」

    听到小卉的嘲讽,我只好装死说:「呃?我忘了……」

    小卉则笑瞇瞇的看着我不语。

    这时土炮缓缓地动了几下阴茎,笑着说:「嘻嘻……小阿姨要赶快喊啊……

    不然我的大肉棒又会软掉了。」

    在土炮的淫威下,婉姨急忙地大喊:「呜呜……土炮好老公……请幹死我!

    请幹死我!……请幹死我!……请幹死我!……请幹死我!……呜呜……不要逼

    人家讲这么丢脸的话啦……」

    土炮淫笑说:「小阿姨好像少讲了好几次喔!嘿嘿……沒关系,好老公我就

    不跟妳计较了!」

    看来土炮也戏弄够婉姨,站好姿势,摇摆胯下的大肉棒狂幹婉姨的淫穴!土

    炮的腰和婉姨的臀部撞击声啪啪作响!!婉姨被挑起许久的慾火,此刻终于能够

    达到纾发!!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啊啊……好棒!好厉害的大鸡巴!……啊啊……把人家幹的好舒服……好

    哥哥……好老公……请用力的幹死我吧!……幹死我!……幹死我!……幹死我

    !……幹死我!……幹死我这淫荡的女人……啊啊……」

    婉姨被土炮幹的淫浪不已!连刚刚沒说足的「幹死我」现在都一并补上!小

    卉则走到土炮的斜背后,DC的镜头明显伸长,捕捉婉姨淫穴被抽插的画面!

    土炮右手大力打了婉姨的屁股数下,鄙俗的粗话爆了出来:「臭婊子的贱屄

    还挺紧的啊,看来妳老公真的是太久沒幹妳了是吧!妈的逼!!我操死妳这淫荡

    的小阿姨!这么轻易就给人幹了!妳老公的绿帽戴很大啊!!」

    土炮一改先前调戏的语气,把婉姨幹上手后,开始鄙视的羞辱婉姨。而个性

    温柔的婉姨被羞辱的快哭了出来,鼻子微微泛红!反驳的话一点都说不出来,淫

    荡的体质让婉姨无法拒绝土炮的年轻肉体!

    婉姨哽咽呻吟地说:「呜呜……人家才不是臭婊子……还不是被你们强迫要

    我被幹的……呜呜……」

    土炮又用力地打了一下婉姨的屁股,凌辱的骂着:「幹!还敢顶嘴!明明是

    妳自己哀求我们幹妳的!我看奶子越大的女人越淫贱是吧!妈的!前天在学校还

    看到一个大奶淫娃当众被人幹!奶子也跟妳这臭婊子一样大咧!」土炮说完,还

    意犹未盡地弯腰捏了几下婉姨的大奶子。

    听到土炮的话,我和小卉同时一愣!难道土炮是那天追上来的痞子之一!?

    「哈哈……你又提这件事!最好真的有大奶妹会在我学校教室公然作爱啦!

    」小A一边嘲笑土炮,一边不客气的压住婉姨的头,要婉姨卖力的帮他吹喇叭。

    土炮恨恨地说:「幹!要不是你那时候打电话来,搞不好我们就可以抓到那

    淫贱的学生妹,她当时一定是躲在某个教室内!妈的!那大奶妹同时插一支按摩

    棒、又被另一个男人幹屁眼!!操……!那画面实在有够淫贱的!!」

    听完他们俩的对话,看来土炮真的是那天追上来的痞子之一,小A也莫名奇

    妙地变成我和小卉的救命恩人!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想对小A报恩的!

    小卉的瓜子脸也微微泛红,她应该沒料到那几个想强姦她的痞子会出现在这

    里,而同样拥有F-cup巨乳的婉姨,正巧也被土炮狂幹着!

    我在小卉耳边调侃说:「嘿嘿……小卉真是淫贱的学生妹,那天的观众有一

    个正在这呢!要是那天被他们抓到,现在被土炮幹的可能就是小卉妳呢!」

    小卉被我亏的满脸通红,羞愧地说:「还……还不都是你害的!不然我会被

    他们看到我的裸体吗!」

    好在小卉站在土炮背后,他们俩也沒注意到小卉的表情变化。

    小A亏土炮说:「等你以后真的有遇到,再打电话叫我去看啊!」

    土炮淫笑说:「嘿嘿……沒差啦!现在就有一个大奶婊子可以幹啊!淫贱程

    度也不输给那天的学生妹啦!」

    土炮似乎想要发洩那天的慾火,每一下撞击都让婉姨淫叫连连!

    土炮又羞辱婉姨说:「操!臭婊子!被好老公幹的很爽吧!」

    婉姨淫叫着:「啊啊……好老公幹的人家……好爽好爽!」

    土炮:「我的鸡巴跟妳正牌老公的鸡巴比起来如何啊?」

    婉姨呻吟说:「啊啊……土炮老公的大鸡巴……又硬又粗……比原本的老公

    还厉害很多……」

    土炮淫笑说:「嘻嘻……那以后土炮老公天天餵妳吃大鸡巴好不好啊!」

    婉姨恍惚地回:「啊啊……好好好……大鸡巴不嫌多……」

    土炮用双手打了婉姨的屁股说:「操!真是淫荡的臭婊子!那我再找更多男

    人来轮姦妳好不好啊!」

    婉姨露出害怕的脸色说:「呜呜……不要啦……人家会害怕……」

    土炮弯腰用力捏了捏婉姨的奶子说:「幹!妳这淫贱的臭婊子!一定要给大

    家幹一幹、爽一爽的啊!只让我们几个幹,还真浪费妳淫荡的大奶子!」

    婉姨害怕地哀求说:「呜呜……不行啦!人家只给你们几个幹就好了啦!」

    这时我赶紧插话说:「喂……我家的小阿姨只能给你们幹这一次!以后想幹

    门都沒有!要是被我妈发现,我铁定会被打死!」

    土炮看了看我,行为就比较收敛点。土炮又持续幹了数百下,婉姨被幹的淫

    水狂流,根本不能帮小A好好的口交,沒多久,土炮低吼一声,腰部加速摆动,

    看来精液全射在婉姨体内。土炮的阴茎一拔出,稠状的精液缓缓流出,混着的淫

    水延着大腿流下。

    土炮不怀好意地调侃我说:「哈哈……真是抱歉!精液不小心全射在你小阿

    姨的体内,要是以后我当了你的小舅子,希望你不要介意啊!嘻嘻……」

    我白眼看了看土炮说:「喔……真可惜,我小阿姨已经结扎了说。」

    土炮一听,知道自己自讨沒趣,只好站在一旁看小A幹婉姨。小A等到土炮

    幹完晚姨,迫不急待地要婉姨坐躺在沙发上,也不管还有土炮的精液流出,小A

    就把他的肉棒匆忙地插入婉姨的淫穴里。

    已经被土炮幹到高潮的婉姨,早已娇喘连连,大阴唇也红肿不已,溼嫩的淫

    穴还不时流出淫水。小A的双手各抓住婉姨一对大奶子不停地揉躏着!肥胖的粗

    腰笨拙地摆动,胯下的肉棒在婉姨的体内来回进出!

    小A狂叫说:「喔喔喔……幹幹幹!今天的酒钱总算沒白花!终于可以让我

    幹到这种大奶美女了!!喔喔喔喔……真是好爽啊!!」

    婉姨今天中午就已经被我幹的狂泻一次,再加上被土炮的言语凌辱与不算小

    的肉棒袭击,面对小A的再度狂幹,根本是不堪一击!

    婉姨不停哀求说:「呜呜……小胖哥哥……小胖老公……人家不行了啦……

    求求你放过人家啦……啊啊……下面会被幹坏掉啦!……」

    婉姨被小A幹的全身颤抖,香汗淋漓,小A也卖力的狂幹婉姨,肥厚的双唇

    在婉姨的胸前贪婪地吸吮着。才沒10分钟,小A叫了一声,用力的狂插婉姨淫

    穴几下,精液也全喷在婉姨的体内!小A满足地拔出阴茎,腥黄的精液也顺着肉

    洞流了出来,小A还捨不得地捏了几下婉姨的大奶子。婉姨被他们俩幹的全身虚

    脱,躺在沙发上闭目喘息。

    小A站起来对小卉笑着说:「嘿嘿!大姊头果然够朋友,电话中听到要打脱

    衣麻将,我就知道一定会有好康的!沒想到可以幹到奶子这么大的美女!」

    我看了看小卉,原来小卉一开始就打算出卖婉姨了!

    小卉关上DC的电源,对小A和土炮说:「反正你们也爽到了,现在可以回

    去了!」

    这时土炮对小卉淫笑说:「嘻嘻……那大美女想不想要跟我来一炮啊!?这

    么大的肉棒妳一定沒见过吧!」

    土炮猥亵地盯着小卉的奶子看,一付想要把小卉吃掉的样子,小A则在一旁

    紧张地拉着土炮的手臂。

    小卉冷冷地说:「哼!老娘的肉穴只肯给帅哥幹!凭你那根鸡巴还不够格!

    赶快给我磙吧!」

    土炮不死心地说:「操!长的帅是有屁用喔!我的大鸡巴保证可以把妳幹的

    死去活来!」

    小卉不理会土炮,冷冷地对小A说:「赶快把你的朋友带走!不然,以后有

    什么好康的,別想老娘还会找你!」

    小A听了土炮的话,拉着土炮穿上衣服准备回去。土炮不捨地穿完衣服,临

    走前还捏了婉姨的奶子一把,才忿忿然地和小A走了出去。

    等小A他们走了后,我和小卉回到婉姨身旁,我怜惜地摸着婉姨的头,婉姨

    也睁开双眼看着我。忽然,婉姨起抱着我大哭了起来!

    婉姨哭泣地说:「呜呜呜……人家刚刚被他们轮姦了啦!小武你怎么都不来

    救我!……呜呜呜……」

    我和小卉沒想到婉姨居然会哭了起来!一时间让我不知所措,只能抱着婉姨

    安慰她,我用眼神暗示小卉解释刚刚的情况。

    小卉做好被骂准备,对婉姨说:「婉姨,对不起啦,都是我们害你被小A他

    们轮姦,我们知道错了,希望婉姨原谅我们!」

    婉姨瞪了我和小卉一眼骂说:「亏婉姨先前还很信任妳们,结果反而出卖婉

    姨!这样我哪敢放心让玲玲跟妳们一起住!?」

    想不到婉姨这时候还会担心玲玲,只能说婉姨真是贤妻良母!

    小卉赶紧解释说:「这一切都是我计画的,跟小武沒有关系啦!小武一定会

    好好照顾玲玲的!」

    婉姨哼了一声说:「现在妳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了!回去我要叫玲玲搬出这

    里!」

    我笑着对婉姨说:「嘿嘿……那婉姨要准备怎么跟玲玲解释?妳要先跟玲玲

    承认妳当了我的炮友,然后还被玲玲的同学轮姦过吗?」

    婉姨沒想到我会如此问,光是要跟玲玲解释跟我的关系就非常地尴尬。

    婉姨红着脸说:「不用你们担心啦!婉姨自己会想办法!」

    我继续亏婉姨说:「今天要不是婉姨欲求不满,小卉也不会找小A他们来打

    这脱衣麻将啊!反过来说,小卉也是用心良苦耶!」

    婉姨听到「欲求不满」4个字,表情微微一愣,低头害羞地说:「人家哪有

    欲求不满,你们不要乱讲!」

    我:「是吗!?那今天中午不知道是谁说还要再一次的?」

    婉姨知道自己理亏,轻嗔说:「好啦!好啦!都是婉姨欲求不满啦!不过你

    们也不能这样偷偷决定,害我被2个陌生男子轮姦啊……!」

    小卉看到婉姨口气舒缓,马上笑着说:「嘻嘻……小卉以后不敢了!以后婉

    姨又欲求不满要3P,等婉姨答应我才找人来!」

    婉姨害羞地说:「小卉不要乱讲……婉姨才不会想再玩3P咧!」

    小卉亏婉姨说:「嘻嘻……真的吗?可是我刚刚看婉姨还挺享受的啊?」

    婉姨尴尬地回:「吼……不要再亏婉姨了啦……」

    看到婉姨害羞的样子,我和小卉在一旁窃笑不已。

    随即婉姨怨恨地说:「都要怪那一把清一色,害我诈胡1赔3!不然你们的

    伎俩也不会轻易成功!」

    小卉看着婉姨窃笑说:「嘻嘻~那是因为我趁婉姨酒醉不注意的时候,把一

    张索子牌推入海底啊!这样当然会少一张!」

    这下我和婉姨才恍然大悟,原来婉姨被小卉摆了一道!

    婉姨气地骂小卉说:「吼!原来是妳这鬼灵精!居然这样陷害婉姨!」

    小卉求饶说:「嘻嘻……婉姨就不要生气啦!不做样这,哪能骗到这些年轻

    力壮的种猪呢!」

    婉姨回味刚刚小A和土炮年轻男子的肉体,脸上表情一荡,回了小卉说:「

    哼!这次婉姨不跟妳们计较,下次不要再偷偷出卖婉姨了!知道吗!」

    我和小卉齐声说:「知道!」

    婉姨笑了笑,淫媚地抱着我说:「嘻嘻……那小武再陪婉姨洗一次澡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