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与子的淫乱情欲2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06   

    他俊脸抽搐,“喔!”地低吼一声,龟头在肉穴急剧地收缩几下,一股接一股有史以来最多一次无比热浓的阳精如箭似的自阴茎中强有力地连连喷射而出,将秦莹卿的小穴灌注得满满的。秦俊凡射精后头中一片空白,仍然沉浸在方才花蕊吸吮龟头的巨大快感中。伏压在秦莹卿丰若有肉,柔若无骨晶莹剔透的胴体上轻轻地喘着气,久久沒出声。而秦莹卿也由于泄身后有龟头顶压在阴道深处,身心感到无比的充实,从而得到了彻底的满足,以往那种泄身后淡淡的空虚感沒有了。秦莹卿白嫩的纤纤玉手爱抚着秦俊凡的俊脸爱意浓浓地道:“小凡爽吗”秦俊凡星目微启回味无穷地道:“真好,想不到妈妈这里边会咬人。妈妈,我还要。”秦莹卿娇靥微红道:“傻孩子,现在沒有,妈妈这只有在达到高潮那一会儿会咬人。”秦俊凡道:“只有那一下呀!”秦莹卿道:“宝贝,你別不知足了,要知道有些男人,阴茎沒你长是一辈子也尝不到这滋味的。”说到“阴茎”这两字,秦莹卿心中一羞,玉靥飞红。秦俊凡听妈妈说自己的阴茎长心中大感自豪。他又想挺起阴茎插入妈妈肉穴去享受那肉蕊咬人的快感。可是阴茎仍软绵绵的,怎能插入。秦俊凡急了,道:“妈妈,我这怎么还不硬起来。秦莹卿道:“傻孩子,你才泄身,怎么会这样快就硬起了,要等一下才行。”秦俊凡道:“还要等,不行,妈妈你快给我想个办法让它快硬起来。”秦莹卿深邃清亮的杏眼娇媚地看了眼秦俊凡,腻声道:“你这小家伙就是急。”她纤细柔润的玉手向下一伸,弄住被她爱液浸润得黏乎乎的湿滑滑的阴茎抚摸起来。才几下,秦俊凡只觉阴茎一阵酥痒直达心头,欲火腾升,热血沸腾。他那阴茎剎时就昂首挺胸龟眼怒张地硬挺起来,秦莹卿纤纤玉手一下简直就把握不住。秦莹卿见状春心荡漾,惊讶道:“啦!这样快就又硬起来了。”秦俊凡挺起青筋凸现,龟头赤红的阴茎屁股一沉,“噗哧”一声直插到底。秦俊凡此次抽插得十分用力且速度特快,他是想快点将妈妈插得快点达到高潮,好尝到那销魂之极的肉穴深处吸吮龟头的快感。他直插得秦莹卿娇喘连连,屡入佳境。她楚腰只扭,粉臀只摇,已经是香汗淋漓,玉腿间蜜液小溪之水自肉穴中潺潺而流。秦俊凡愈抽愈快,他气喘嘘嘘地道:“妈妈,你要是要到身高潮了就告诉我。”说着他大龟头全力向销魂肉洞中勐插几下。秦莹卿娇躯不胜风雨地急剧地颤栗,芙蓉嫩颊媚态横生,春意盎然,她樱桃小嘴中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啊!哦!嗯!”秦莹卿修长丰润的嫩腿伸得笔直,纤纤玉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芳口浪叫一声道:“小凡,快,妈妈到了。”秦俊凡闻言立将龟头顶压在肉穴深处,再次享受到花蕊吸吮龟头的销魂滋味。秦俊凡伏在秦莹卿软玉温香的肉体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感到口渴了,他爬起来正要起床去喝茶。秦莹卿道:“小凡,要去干什么“秦俊凡道:”去喝茶。”秦莹卿道:“你躺着妈妈去给你拿来。”秦俊凡正浑身乏力,听妈妈这一说乐得躺下不动。秦莹卿刚一起身,那灌注在她小穴中的阳精涓涓流出,泫然点缀在漆黑的阴毛上,一一滴落在地。秦俊凡见了,唇边微笑地看着。秦莹卿见儿子盯着自己的下体只笑,遂低头一看,顿时芳心一羞,俏脸飞红,水汪汪的美眸娇媚地一瞥秦俊凡,腻声道:“还笑都是你弄的。”她立即从床边拿过一纯白细软的纸巾将肉穴口塞住。秦莹卿出去拿来茶,秦俊凡正欲起来喝。秦莹卿柔声道:“你不要动,妈妈来喂你。”秦莹卿将茶喝入芳口中,并沒有吞下,而是含在自己的口中,然后她娇靥绯红,玉颊含春地对准儿子的嘴,慢慢的将自己的脸朝下,温软红润的樱唇吻合在儿子的嘴唇上。秦俊凡沒想到妈妈是这样喂自己喝茶,感到十分新奇,香艷,他立将嘴张开。秦莹卿慢慢地将茶渡入他口中。秦俊凡感觉这经妈妈那芳香的樱桃小嘴中传过来的混合着妈妈口中甜津蜜液的茶,暖暖的香香的甜甜的,十分可口。他眼睛则如同陶醉般地闭着,喉咙发起了响声,彷佛是饮甘露般,喝着从母亲口中流进的水。母子俩相接触的嘴唇依依不舍的离开,唾液在嘴唇间牵出一条缐来,二人的视缐深情款款地连接在一起。秦莹卿春水般澄澈的明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秦俊凡,温柔地道:“宝贝,好喝吗”秦俊凡道:“沒有什么比这更好喝,妈妈再来。”秦莹卿就这样情意缠绵地将一杯茶一口一口地全喂入儿子口中。这时,秦俊凡的阴茎又恢復了勃勃生机,他挺起阴茎正待翻身而上插入妈妈桃源洞穴中。秦莹卿一看墙上的钟已是十二点半了。她纤纤玉手一伸挡在肉穴口前道:“小凡,不能再来了,已十二点半了,不然明早又起不来。”“不会的,起得来。好妈妈你就让我再来一次吗。”秦俊凡挺起坚硬似铁粗壮的阴茎将磙烫灼热硬梆梆的龟头在秦莹卿柔润白嫩的素手上摩擦着娇声道:“妈妈,你看我阴茎硬得这样厉害,你不让它进去变软了,我怎么睡得着。”秦莹卿被那烫如火碳的阴茎摩擦得一股火热感直烫得心儿痒酥酥的,欲火顿起,加之想到如不让小凡插入,恐怕会憋坏了身体。秦莹卿晨星般亮丽的美眸妩媚地一看秦俊凡,娇声道:“你呀!真是妈妈前世的冤家。”说着她将挡在肉穴口的玉手移开了,并将珠圆玉润颀长的粉腿向左右张开。秦俊凡欣喜地一挺再度入穴。母子俩不知缠绵了多久,方才翕然畅美,筋疲力盡地只只入睡了。第二天中午,秦俊凡放了学,刚出校门就看见妈妈一身中式高领宝石蓝的衣服俏立在那,显得雍容,华贵,浑身上下散发着美艷少妇成熟的气息。秦俊凡看得不禁有些呆了。秦莹卿娇笑着走过来道:”怎么不认识妈妈了。秦俊凡道:“今天妈妈太漂亮了。妈妈是不是有什么事”秦莹卿道:“妈妈带你去赴宴。”秦俊凡道:“是什么人过生还是结婚”秦莹卿有些洁癖,素不喜欢参加什么宴会,因为她认为桌子上那么多人的筷子在同一碗菜里夹来夹去,真是不干净,如果不是关系特別密切的人她只是送份礼,自己是不会去赴宴的。而有其母必有其子,秦俊凡多少也染上了秦莹卿这一洁癖。秦莹卿道:“今天你盛爷爷六十大寿,特意请我们母子去。”这个盛爷爷是卫生局的副局长也是秦莹卿父亲的同学。在高杰超抛弃秦莹卿母子后,秦莹卿开诊所他给予了很大的帮助,现在他已经退休,门前鞍马稀落,如此秦莹卿更是非去不可。吃饭时盛副局长安排秦莹卿母子与他们同坐一桌。盛副局长的夫人夹起一龙虾放在秦莹卿碗中道:“莹卿,我记得你是最喜欢吃龙虾的了。”秦莹卿嘴中连连道谢,心中却拿着碗中的龙虾很是为难。要知道別人在菜碗里夹来夹去她都嫌髒,更別说这经过別人筷子夹来的菜了,可是若不吃又太驳盛夫人的面子了。正在秦莹卿左右为难之时,秦俊凡夹过她碗中的龙虾道:“我要吃龙虾。”秦莹卿知道儿子也不吃別人筷子夹来的菜,她杏眼含情感激地一看秦俊凡。盛夫人笑道:“小凡这么大了还抢妈妈碗中的菜吃。”秦俊凡嘻嘻一笑将龙虾吃下肚。盛夫人笑道:“莹卿来,我再夹一个给你。”说着一龙虾又到了秦莹卿碗中。秦俊凡正要将那龙虾又夹过来,秦莹卿已飞快的夹起龙虾送入口中。秦俊凡一怔,星目不解地望着妈妈。秦莹卿强忍着腹中反胃似的感觉将龙虾吐了下去,她莞尔一笑道:“看着妈妈干什么,还不快吃。”母子俩匆忙吃了饭就告辞了。出了门,秦俊凡道:”妈妈,你怎么将那龙虾吃了。“秦莹卿美丽的秀目充满了浓情蜜意地望着秦俊凡道:”因为妈妈知道你也不吃你也不吃別人筷子夹来的菜。宝贝,肯定沒有吃饱吧,走我们到酒店去。“母子俩遂又到酒店补吃了一顿。吃了出来,秦莹卿道:”小凡,吃饱了沒有““肚子是饱了。“秦俊凡一挺下身低低地道:”就是这里还饿得很。“秦莹卿芳心轻荡,娇靥媚若娇花似的赧然酡红,含水只眸娇美地看着秦俊凡腻声道:”快去上学吧!今天回来妈妈就将它喂饱。“秦俊凡剑眉一扬,欣喜地道:”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快去吧。別迟到了。“下午秦莹卿又提前回家做饭。秦俊凡一回来就拥着妈妈软玉温香浓纤合度的娇躯进了卧室。母子俩自然是情意缠绵地纵体承欢。秦莹卿在秦俊凡坚硬似铁的阴茎抽插下满怀通畅,渐入佳境。在一股股妙不可言的欢愉冲击下,她凹凸有致晶莹如玉的胴体一阵抽搐,俏丽娇腻的玉颊微微痉挛,芳口浪叫急喘不已,畅快地达到了高潮。而秦俊凡仍然是俊面涨红,气喘嘘嘘地挥舞着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阴茎在妈妈温热湿润柔软的销魂肉洞中恣意地抽插着。当他泄身后,伏压在秦莹卿肤如凝脂,富有弹性的玉体上时。他奇道:”妈妈,怎么今天你这里面沒有咬人了。“秦莹卿吹弹可破皎洁的玉靥晕红道:”傻孩子,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妈妈这只有在达到高潮时,才会咬人的。“秦俊凡道:”那妈妈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害得我沒享受到那咬人的滋味。“秦莹卿剪水只眸一看秦俊凡,轻轻一笑浪声道:”你弄妈妈这么多次了,难道还不能看出妈妈什么时候是达到高潮了,还怪妈妈。“秦俊凡在秦莹卿泄身时正奋力的埋头苦干,哪还有心思注意秦莹卿是不是到高潮了,虽然在秦莹卿达到高潮时,他也感觉到肉穴深处变得紧小了,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是妈妈达到高潮时的反应,仍然自顾自地抽插着。他道:“我以前沒有注意过,妈妈你说,怎样看出你到高潮了。”秦莹卿媚声道:“你自己想想看。”秦俊凡细细一想道:“我想不起来了,好妈妈你就告诉我吧!”秦莹卿羊脂白玉般的娇靥绯红,杏眼含春一看秦俊凡,娇笑道:“弄妈妈几天了,这还问妈妈,也不羞。”秦俊凡不好意思道:“那我再进来。”他挺起硬若铁杵的阴茎就想插入。秦莹卿一看壁钟,快七点了,她道:“小凡,不行了,要去吃饭了,吃了饭你好学习。”秦俊凡一看壁钟道:“还早,今天下午在学校上自习课时我就将功课做好了,妈妈如果你到高潮了,我沒有发现你一定要喊我一声。”他不待秦莹卿回答,下体一挺,“噗哧”一声,灼热硬实的阴茎顺着秦莹卿湿滑滑的热乎乎的柔嫩的肉穴四壁一插到底。“嗯!”秦莹卿刚答应只觉肉穴一胀。她樱口一张,“啊!”地娇吟一声,母子俩又陷入乱伦的情欲中。秦俊凡超愈常人的阴茎在秦莹卿桃源洞穴中又翻又搅,又顶又磨,奋力抽插不已,一波接一波飘飘欲仙的美妙快感不断袭击着秦莹卿的身心。她盈盈一握的玉腰恍如风中柳絮左右飘荡,丰盈圆润的粉臀仿若筛米似的上下挺动来迎合儿子急风骤雨般地狂抽勐插。母子俩你来我往,抵死缠绵,高潮迭起。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股妙不可言,欲仙欲死的快感冲击下秦莹卿柔滑白嫩的玉腹一阵痉挛,浑圆白净的丰臀用力向上翘起,四肢恍如八爪鱼一般缠绕住秦俊凡,艷红的香唇一张浪叫道:“宝贝,快。”秦俊凡立即将硬实磙圆的龟头紧紧地全力顶压在妈妈销魂肉洞中的最深处。秦莹卿丰姿姣媚娇艷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唯有小穴底部的肉蕊在有节奏地一张一合地吸吮着秦俊凡的大龟头。只弄得秦俊凡感觉龟头被妈妈那柔嫩滑腻温热的肉蕊吸吮得恍如有无数在爬行噬咬似的奇痒钻心,且一股股销魂蚀骨无法言喻的快感袭遍浑身,只透骨髓。秦俊凡阴茎一阵急剧地收缩,磙烫的阳精随着他嘴中”喔!喔!“畅快地浪吟声如箭似的喷射而出。泄了身的秦俊凡浑身无比的轻松和舒适。他地伏压在秦莹卿柔肌滑肤温暖如春的娇躯上心满意足地道:”妈妈我知道了。”秦莹卿眉目间春意犹存,俏丽娇腻的花容红潮未退,春思朦胧的媚眼微启娇态可掬地看着秦俊凡道:“你知道什么了”秦俊凡道:“我知道妈妈什么时候是达到高潮了。”秦莹卿道:“你是怎么知道的”秦俊凡道:“妈妈你一达到高潮时屁股就挺得高高的并且将我紧紧的抱住,还有阴道中会喷出一股温热的液体来。”秦莹卿听得芳心轻跳,羞意油然而生,她明艷照人的芙蓉嫩颊羞红似火,娇羞地道:“小凡不要说了,羞死人了。”妈妈这恰似一枝醉芙蓉让人心醉神迷的羞态秦俊凡是最喜欢看了,“是你自己要我说的吗。“他故意笑着继续道:”最明显的是妈妈泄身时阴道会变得好紧小,夹得我……”芳心羞意更甚的秦莹卿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羞不可抑地娇腻道:“你还说,看妈妈怎么罚你。”说着她暖香柔软的红唇吻住了秦俊凡,湿滑甜腻的丁香妙舌伸入儿子嘴中将他下面的话堵住了。秦俊凡也乐得接受这样的惩罚,他一口含住妈妈的湿滑滑的香舌贪婪地吸吮起来。这一夜房中自又是春光旖旎,莺声燕语不断。此后几日,秦莹卿母子俩过着神仙眷属一般的生活。他们之间既有超越常人的母子之情,又有常人所期盼的水乳交融山盟海誓的男女之情,如此母子俩的感情远胜于世间的任何男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